【約書亞·靈性煉金術】

意識的階段性轉變——光之工作者的歷程

 

光之工作者的靈魂,遠在地球和人類形成以前就誕生了。

 

靈魂在波之中出生。在某種意義上,靈魂是永恆的,無始也無終;但從另一層意義上來說,它們是出生在某個時間點——就是在這一刻,它們的意識接觸到個體自我感。在這之前,它們早已經是個「可能性」了,但那時還沒有「我」和「他者」的意識。

 

當某種界線被用來區分能量群時,就產生了「我」的意識。我們必須用一些比喻來解釋。想像一下海洋,把它想成一個巨大的流動能量場,能量流不斷地交融又分開。想像某種意識瀰漫在整個海洋,如果你想,可以稱之為海洋靈魂。過了一段時間,海洋中有某些地方出現意識集合,那裡的意識更集中,不像周圍的意識那麼分散。整個海洋都在分化,形成各種透明形態,這些是意識的集中點,獨立於周遭環境而移動。它們體驗到自己不同於海洋(靈魂),這就是初步自我感或自我意識的誕生。

 

為什麼意識的集中點會出現在海洋的某些部分,而不是其它地方?這很難解釋,但你能體會到這個過程是自然發生的嗎?當你把種子撒在大地,你發現那些萌芽的小小植物會按照自己的時間和節奏生長——有些不會長得像其它的那麼大,或那麼容易成長;有些根本就不長。分化的狀況遍及整個土地或能量場,為什麼?因為海洋(海洋靈魂)的能量會直覺地為它的多流意識或多層意識尋找可能的最佳表現。

 

當個別的意識點在海洋之內形成時,有種力量會從外部對海洋造成影響,或至少看起來是這樣。那是神性靈感的力量,可被視為你的創造者的男性面。由於海洋代表了女性的、接納的那一面,男性面則可以想像成注入海洋的光束,加強了分化和分離的過程,形成個別的意識團塊。

 

海洋與光束共同塑造了一個實體或存在體,可稱之為大天使。這是同時具備男性面和女性面的原型能量,而且是一個會向你顯化或表達自己的天使能量。

 

當靈魂誕生為個別的意識單元之後,就會慢慢離開海洋般的合一狀態,那樣的狀態長久以來都是它的家。靈魂越來越意識到自己是分離的、獨立的。

 

於是,靈魂第一次產生失落或匱乏的感覺。當靈魂踏上作為個別實體的探索之路時,會帶著對整體性的渴望,冀望屬於某種大於自身的事物。靈魂的內在深處會保留對某種意識狀態的記憶,在那個狀態中,萬物合一,沒有「我」與「他者」之別。靈魂認為「家」應該就是這樣:一種令人狂喜的合一狀態,一個具有全然的平安和流動性的地方。

 

帶著這個記憶,靈魂展開了走遍實相、走遍無數經驗和內在探索領域的旅行。新生的靈魂受好奇心驅使,非常需要「體驗」,這是海洋般的合一狀態裡缺少的元素,而靈魂現在能夠按照自己的意願自由地探索任何事物,自由地以一切方法尋找整體性。

 

宇宙之內有無數的實相可供探索,地球只是其中之一,而且從宇宙觀點來說,地球形成的時間相當晚。實相或次元總是源自內在的需求或慾望,就像所有受造物一樣,它們都是內在願景和思考的顯化。地球就是從一股內在渴望中創造而出,渴望著集合來自彼此衝突的不同實相的元素,想成為大量影響力的熔爐。這點後面會進一步說明,現在你只須知道:地球在宇宙舞台上是一個相當晚出現的成員,而許多靈魂在其它實相(行星、次元、星係等)已經探索和發展了很多世,甚至老早在地球誕生之前就存在了。

 

光之工作者是早在轉生到地球之前,就在其它實相經歷過許多許多世的靈魂,這就是它們與「地球靈魂」的區別。地球靈魂則是個別意識在發展初期,以肉體形式轉生到地球上的靈魂。有人或許會說,地球靈魂是在自己靈魂的嬰兒階段展開它們的地球生命週期,那時,光之工作者的靈魂早就是「成人」了,已經有過許多經歷,它們與地球靈魂的關係,就好比父母與孩子。

 

地球的生命與意識

 

地球生命形式的演化與地球靈魂的內在發展緊密交纏。儘管沒有一個靈魂被束縛在特定行星上,但地球靈魂可以說是你們這個行星的原住民,這是因為它們的成長和擴張大致與地球上的生命形式一致。

 

當個別的意識單元誕生時,在結構和可能性上有點類似單一的肉體細胞。正如單細胞的構造相當簡單,新生意識的內在運動是透明的,尚未出現太多分化的情況,未來是無限可能的世界——在肉體和靈性上都是。從一個新生的意識單元,發展成一種自我反射且能夠觀察環境並做出反應的意識,這個過程大致上可比作一個單細胞組織發展成一個用多種方式與環境互動的複雜生物體。

 

我們把靈魂意識的發展與生命的生物學演變作比較,這不只是種譬喻。事實上,發生在地球上的生命演變,是基於地球靈魂對探索和體驗的靈性需求;這份探索的需求或渴望,產生了地球上豐富多樣的生命形式。我們說過,創造永遠是意識內在運動的結果。儘管目前科學所接受的演化論,在某種程度上正確闡述了地球上生命形式的發展,但它完全忽略了內在慾望,也就是這個深沉創造過程背後的「隱藏」動機。地球生命形式的增殖,是由靈魂層次的內在運動造成的;一如既往,靈性走在前方,並創造了物質。

 

一開始,地球靈魂轉生成單細胞有機體——這個物質形式最適合它們尚未發展完全的自我感。而經驗累積了一段時間,並在它們的意識之內整合後,地球靈魂需要更複雜的物質表現手段,更複雜的生命形式因而出現。意識創造出物質形式,以響應地球靈魂的需求與渴望——那些靈魂的集體意識是地球最初的居民。

 

新物種形成,以及地球靈魂轉世成這些物種,代表了生命與意識的偉大實驗。儘管演化是由意識,而不是由事故或意外驅動,但它並非按照某一條早就決定好的路線來發展,因為意識本身是自由且不可預測的。

 

地球靈魂試了各式各樣的動物生命形式。它們居住在動物王國的幾種身體裡,但並不是全都經歷同一條發展路線。靈魂的發展之路比你設想的更奇特、更有冒險性,在你之上或之外並沒有任何法則,你就是自己的法則。因此,如果你希望從猴子的角度體驗生命,你可能會在某一刻發現自己活在猴子的身體裡——從出生開始,或只是短期居留。靈魂——尤其是年輕靈魂——渴望著體驗與表達,而這種想要探索的迫切需求,對於在地球上蓬勃發展出多樣的生命形式有重大意義。

 

在這個偉大的生命實驗裡,人類生命形式的出現,標示著地球上靈魂意識發展的一個重要階段的開始。在詳細解釋之前,我們要先大致上討論一下內在靈魂發展的階段。

 

意識演變的三階段

 

靈魂意識誕生後的發展,大致經歷了三個內在階段,這些階段獨立於意識選擇居住或經歷的特定實相(行星、次元、星系):

 

一、純真階段(天堂)

二、小我階段(「有罪」)

三、「第二純真」階段(開悟)

 

有人可能會把這些階段比喻成嬰兒、成熟和老年階段。

 

當靈魂誕生為個別的意識單元之後,就離開了海洋般的合一狀態(它們記得那是極樂且全然平安的狀態),並以全新的方式去探索實相。它們慢慢意識到自己,也覺察到自己與其它旅伴的不同。在此階段,它們非常善於接受且敏感,就像年幼的孩子張大眼睛觀察世界,表現出好奇與天真。

 

你可以把這個階段視為「像天堂一樣」,因為新生靈魂對於合一與平安的體驗記憶猶新。它們仍然很接近家,還沒質疑「成為自己之所是」的權利。

 

隨著旅程繼續,當靈魂投身於不同類型的經驗時,家的記憶漸漸消失。一開始,所有事物都是新的,在嬰兒階段,一切都被毫不挑剔地全盤吸收。而當年輕的靈魂開始體驗到它是自己世界的焦點時,新的階段就展開了。它開始真正了解到有所謂的「我」和「他者」,並根據這樣的領悟行動,想實驗看看自己如何影響環境。基於自己的意識而行動是個全新概念,之前只是或多或少地被動接受。現在,靈魂之內有一股逐漸增長的感覺,想要在它所經歷的事物上施加影響力。

 

這就是小我階段的開始。

 

「小我」原本代表的是以意志影響外在世界的能力。請注意,小我的原始功能只是讓靈魂能夠充分體驗單獨實體的自己,這是靈魂進化自然且正面的發展。小我本質上不是「壞」的,但往往會膨脹或好鬥。當新生靈魂發現自己影響環境的能力時,就愛上了小我。這個正逐漸成熟的靈魂的內在深處依然有著痛苦的記憶,它記得家,記得失落的天堂,而小我似乎握有這份痛苦、這份思鄉之情的解決之道。它看起來好像讓靈魂主動控制實相,用權力的幻相使年輕靈魂中了毒。

 

如果有所謂失去恩典或從天堂墮落,這就是了:年輕的靈魂意識越來越著迷於小我和權力。然而,意識誕生為個別靈魂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去探索、去體驗萬事萬物——無論是天堂或地獄、無罪或「有罪」。因此,從天堂墮落並不是「轉錯了彎」,這件事沒有罪,除非你相信它有;沒有人指責你,除了你自己。

 

當年輕靈魂成熟時,會轉變成「以我為中心」的方式去觀察和體驗。權力的幻相強化了靈魂之間的分離,而不是連結,於是靈魂的內在出現了孤獨和疏離感。儘管沒有真正意識到這一點,靈魂卻成了為權力而戰的鬥士,權力似乎成了唯一能讓心智安心的方法—只有一會兒。

 

對於靈魂意識發展的第三階段—開悟階段、「第二純真」階段或老年階段——我們有很多話要說,特別是從第二階段過渡到第三階段,這將在稍後詳談。現在,我們要回到地球靈魂的故事,說明小我階段的覺醒如何與人類出現在地球上一致。

 

地球靈魂進入小我階段,人類出現在地球上

 

地球靈魂探索植物與動物生命的階段,與內在層次的純真或天堂階段是相吻合的。在天使界和聖靈界的靈性存有的指引和保護下,生命在地球上蓬勃發展(聖靈在以太層運作,亦即比天使更接近物質世界)。植物和動物的以太體全盤接受天使界和聖靈界母性能量的照顧和滋養,不想「掙脫」或離開去尋找自己的做事方式,所有生命之間仍然存在著一種美妙的合一與和諧感。

 

然而,人猿的出現在意識的發展中是一個蛻變點。從本質上來說,透過直立行走和頭腦的發展,存在於人猿裡的意識更能掌控環境。轉生為類人猿的意識開始體驗何謂對周遭環境有更多控制,開始發掘自己的力量,發掘它自身影響環境的能力,也開始探索自由意志。

 

這樣的發展並非巧合,它是在響應地球靈魂感受到的內在需要,一股在比以往更深的層次上探索個體性的需求。地球靈魂日益增長的自我意識,為我們所知道的「人類」的出現搭建好了舞台。

 

當地球靈魂準備進入小我階段時,人類的出現使它們得以體驗到帶著自由意志的生命形式,也讓轉生的意識更加意識到相對於「他者」的「我」。因此,這個階段被設定成可能在「我的利益」和「你的利益」、「我的慾望」和「你的慾望」之間產生衝突。個體從合一——「施與受」的自然秩序——掙脫,以找出其它可選擇的路。這標示著地球上「天堂的結束」,但請不要把這件事想成悲劇,它是個自然過程,就像一年四季一樣。這是事態的自然變化,最終可以讓你在這個時代平衡你本體之中的神性和個體性。

 

當地球靈魂意識進入小我階段,開始去探索「作為人」的體驗時,天使和聖靈的影響力慢慢退居幕後,因為這些力量的本質就是要尊重它們碰上的所有能量的自由意志,從來不會不請自來地施加影響力。因此,小我意識得以自由支配,地球靈魂得以熟悉權力的一切特權和弊端,而這也影響了植物和動物王國。可以說,新興的戰士能量在一定程度上被這些非人類領域吸收,從而在其內部產生混亂,至今這種混亂依然存在。

 

當地球靈魂渴望新的體驗時,會導致它們也接受新的外部影響。我們想提醒大家特別注意外星系影響力,它們對這些正在變成熟卻依然年輕的地球靈魂有極大的影響。而所謂的光之工作者靈魂,也正是在我們歷史上的這個時間點登上舞台。

 

星係對人類和地球的影響

 

我們所說的星系或外星的影響力,指的是與某些星系、恆星或行星有關的集體能量的影響。宇宙中有許多存在的層次或次元,一個行星或恆星可能存在於不同次元,從有形到比較不屬於人世的次元都有。一般來說,影響地球靈魂的星系群體,存在於比地球較不「稠密」或較不「有形」的實相裡。

 

星系領域存在著比地球靈魂還早出生的成熟靈魂,它們處於小我階段的黃金時期。當地球迎來各種生命形式,最終出現人類時,外星領域帶著極大的興趣在觀察這個發展。生命形式的多樣與豐富引起它們的注意,它們感覺到地球上正在發生一件特別的事。

 

不同星系群體之間已經彼此爭鬥了好長一段時間,就某種意義來說,這是自然現象,因為涉入其中的靈魂的意識需要透過戰鬥,以找出有關「以我為中心」和權力的一切。他們正在探索小我的運作機制,而且隨著「進步」,它們變得非常善於操縱意識。藉由有些微妙、有些不那麼微妙的超自然手段,它們成了讓其它靈魂或靈魂群體服從其統治的專家。

 

星系群體對地球的興趣主要以小我為中心,覺得有機會用新而有力的方式影響地球。你可以說,星系之間的爭斗在那個時間點陷入僵局。當你們一次又一次地彼此搏鬥,一段時間之後會達到某種平衡,可以說就完成了權力區域的劃分。你們如此熟悉對方,以至於知道哪裡有空間可以採取行動,哪裡沒有。局面因此相持不下,星系仇敵們就寄望地球上的新機會,它們認為地球或許能夠提供新舞台,以恢復戰鬥、克服僵局。

 

星系群體對地球施加影響力的方法,是操縱地球靈魂的意識。當地球靈魂進入小我階段時,特別容易受到它們影響。在此之前,地球靈魂對任何以權力為目的的外部力量都免疫,因為它們本身沒有行使權力的慾望;當你內在沒有侵略行為和權力的能量可以依附的東西時,你就不受它們影響。因此,星系能量無法利用地球靈魂意識,直到這些靈魂自己決定要探索權力的能量。

 

轉變到小我階段,讓地球靈魂變得脆弱,因為除了探索小我意識的意圖之外,它們大部分仍是純真的。因此,星系力量透過意識操縱或心智控制的方式,不費吹灰之力就把能量施加到地球靈魂的意識上。它們的技術非常複雜,大多是超自然手段,而不是像那種透過潛意識催眠的洗腦。它們在超自然和星光層運作,卻影響到人類的肉體層次。星系力量影響了人類頭腦的發展,限制人類可以體驗的範圍;基本上,它們激發了與恐懼相關的思考和情緒模式。由年輕靈魂內在本有的思鄉之苦所引發的恐懼,早已存在於地球靈魂的意識中,星系力量就以這股現有的恐懼為起點,極力擴大地球靈魂的心智和情緒中恐懼和屈從的能量,這使得它們得以控制人類意識。

 

接著,星系戰士試圖透過人類,與先前的星系敵人作戰。人類的權力對抗,就是舊星系仇敵之間的鬥爭——它們把人類當作稻草人。

 

地球靈魂對於個體性與自主權脆弱的感覺,就在這激烈的干預、在爭奪人類心靈的戰爭之中夭折了。然而,星系干預者無法真正奪走地球靈魂的自由,無論外星影響力有多大,每個獨立靈魂意識之內的神性本質依然堅不可摧。儘管靈魂那自由與神性的本質可能會被遮住很久,但它不會被破壞,這是因為權力終究不是真實的。權力總是藉由恐懼和無知的幻相達到目的,它只能掩蓋、遮蔽事物,無法真正創造或摧毀任何東西。

 

此外,這個對地球靈魂的攻擊不僅為地球帶來黑暗,也無意間在星系戰士的意識中引發了深層變化,讓它們轉向意識的下一階段:開悟或「第二純真」。

 

光之工作者靈魂的星系根源

 

在轉生到地球之前,光之工作者靈魂已經在好幾個星繫住過很長的時間。從意識發展三階段的觀點來看,它們在那裡度過了大部分的成熟期,探究小我意識,以及與之相關的所有權力問題。那是光之工作者靈魂探索黑暗、極度濫用權力的階段。

 

在此星系階段,光之工作者是人類發展時的共同創造者。正如其它星系力量一樣,光之工作者打算利用人類作為稻草人,以贏得宇宙其它部分的統治權。很難解釋星系力量在爭鬥中使用了何種技術,因為那些技術是你們世界中的任何事物都不能比的,至少在完善程度上你們就遠遠不及。本質上,星系戰爭的技術是以一種非物質的能量科學為基礎。它們了解心靈的力量,知道意識創造了物質實相,而它們的形而上學也比當前科學家所抱持的唯物主義觀點更合乎需求。由於你們現有的科學認為意識是物質過程的結果,而不是成因,因此無法了解心智的創造和因果力量。

 

在克羅馬農人時代(編按:克羅馬農人為舊石器時代晚期的智人),光之工作者靈魂在基因層次上介入了人類的自然發展,那樣的基因干預是一個由上而下的操縱過程,它們用特定的思想形式烙印在人類的頭腦/意識上,影響到有機體的肉體、細胞層次。這些心智印記的影響是,人的腦中被安裝了機器般的無意識元素,奪走人類一部分的天生力量與自我意識。有一個人工植入物使人類更適合作為外星人戰略目標的工具。

 

透過用這種方式乾涉地球生命的發展,光之工作者靈魂違反了事物的自然進程。它們並未尊重地球靈魂的完整性(這些靈魂存在於正在演化的人類物種裡),某種程度上,它們剝奪了地球靈魂剛剛獲得的自由意志。

 

在某種意義上,誰都無法剝奪任何靈魂的自由意志,但實際上,由於外星人在各個層次的優勢,地球靈魂嚴重失去了自我決斷力。光之工作者把人類當成工具——基本上就是當成物品——以協助它們實現目標。在那個階段,光之工作者尚未準備好尊重生命本身的珍貴,也還沒認出在「他人」(它們的敵人或奴隸)之內,有個活生生的靈魂,就像自己一樣。

 

現在,評斷這樣的狀況沒有任何意義,因為這是意識中一個重大且深遠發展的一部分。在最深的層次上,不存在罪惡,只有自由選擇;沒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最終,只有體驗。

 

你這個曾經使用黑暗壓迫手段的光之工作者靈魂,後來非常嚴厲地批判自己的所作所為。即使現在,你的內在還是有很深的罪惡感,讓你有幾分感覺到,無論做什麼,你都不夠好。這樣的感覺由誤解而起。

 

請務必了解,你並非單純地是或不是「光之工作者」,而是當你走過體驗之旅——體驗光明與黑暗,成為光明與黑暗——才能變成「光之工作者」。如果必須替你取個名字,我們會稱你為基督化的靈魂,而不是光之工作者。

 

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驗:你犯下的嚴重錯誤,最後卻以正面且意想不到的方式改變了事物?星係對地球和人類的干預也會產生類似的結果。在以自身能量替地球靈魂烙印的過程中,星系力量實際上在地球創造了一個影響力的大熔爐。你或許可以說,不同星系靈魂內在的戰鬥要素,被植入人類這個物種之內,從而迫使人類必須設法融合這些要素,或是讓它們和平共處。雖然這讓地球靈魂的旅程更趨複雜,但它最終會創造出積極突破的最佳機會,一個打破星系衝突僵局的方法。

 

請記住,萬事萬物都彼此連結。在天使的層次上,地球靈魂和星系靈魂過去及現在都被相同的意圖驅動。在最深層的核心,每個靈魂都在一個天使之中;在天使層次上,星系戰士和地球靈魂都同意參與上述的宇宙戲碼。

 

星系的干預不僅「幫助」地球變成它想成為的大熔爐,也標示著星系戰士內在一種新意識的開始。在沒有預見到的方面,星系干預代表星系戰士小我階段———也就是成熟階段——結束,然後某種新事物開始。

 

光之工作者小我階段的結束

 

在地球加入之前,星系之間的戰爭已陷入僵局。當爭斗在地球重新開始時,實際上是把戰場轉移到地球。隨著這樣的移轉,星系意識開始出現變化,星系戰爭時期就結束了。

 

儘管仍然與人類和地球有積極互動,星系靈魂慢慢退居觀察者的角色。它們開始覺察到自己的本體之中有一種疲倦,內在很空虛。雖然爭鬥和戰爭一直持續,但並不像從前那樣吸引它們了。星系靈魂開始提出哲學問題,如:我的生命意義何在;為什麼我一直在戰鬥;權力真的讓我快樂嗎?透過提出這些問題,它們的「戰爭倦怠」越來越強烈。

 

星系戰士逐漸到達小我階段的終點,不知不覺把小我和權力鬥爭的能量轉移到地球——一個積極對這股能量敞開的地方。那時,人類靈魂才剛剛開始探索意識的小我階段。星系戰士的意識裡出現了一些空間:疑問的空間,反思的空間。它們進入轉化期,這分成下列四個步驟:

 

一、對小我意識提供的事物不滿足,渴望「別的東西」:終結的開始。

二、覺察到自己與小我意識之間的連繫,承認並釋放伴隨著小我意識的情緒和思想:終結的中間階段。

三、讓內在舊有的小我能量消失,破繭而出,成為新的自我:終結的結束。

四、一種心靈意識被愛與自由激發,在你之內覺醒;幫助他人完成轉化。

 

這四個步驟標示著從小我意識到心靈意識的轉變。請記住,地球、人類和星系領域都會經歷這個時期,只不過沒有同步。

 

地球目前正處於第三步驟,許多光之工作者也正經歷步驟三,與地球的內在進展一致。有些人仍在步驟二掙扎,有些人則已經到達第四步驟,正在品嚐衷心的喜悅和感動。然而,大部分人根本不想要釋放小我意識,尚未進入轉變期的第一個步驟。你不必批判或為此悲痛,試著把這樣的情況看作一種自然過程,就像植物的生長一樣,你不會因為一朵花只含苞不盛開就批評它。試著用這樣的觀點來看。你們的世界會替「小我意識的破壞性影響」加上道德批判,那是因為對靈性的動態缺乏深刻理解所致。再者,批判只會削弱你的力量,因為你看新聞或讀報紙時所感受到的憤怒和挫折,無法轉化成建設性的事物,只會讓你筋疲力竭,並降低你的振動層次。試著抽離,用信任的態度看待事物;試著直覺地去感受集體意識中的暗流——那些你幾乎不會在媒體上讀到或聽到的事物。

嘗試改變仍陷在小我意識實相裡的靈魂,是毫無意義的。他們不想要你的「幫助」,因為他們尚未敞開來接受你這個光之工作者希望與他們分享的心靈能量。即使在你看來,他們似乎需要幫助,但只要他們不想,他們就不需要。就是這麼簡單。

 

光之工作者非常喜歡付出、樂於助人,但往往缺乏識別力,而導致能量的浪費,也可能引發自我懷疑和失望。請在這個地方使用你的辨別能力,因為助人的渴望有可能變成悲慘的陷阱,而妨礙光之工作者確實完成轉變的第三步驟(「助人」的概念在第一部的「治療其實很簡單」那一章已有詳細的討論)。

 

我們即將完成光之工作者小我階段終結的說明。前面提過,現代人類成形時(那時你還在其它星系帝國之中),你干涉了人類。而當你開始逐漸扮演觀察者的角色時,對爭鬥感到厭倦。

 

你長期追求的權力造成一種支配地位,消滅了你所統治的事物獨一無二的特質,所以沒有新東西可以進入你的實相,你消滅了所有「他者」;一段時間之後,這樣的做法讓你的實相變得停滯不前、老套乏味。當你開始覺察到權力鬥爭的空虛時,你的意識就對新的可能性開放了,一股對「別的東西」的渴望油然而生。

 

你已完成了轉向心靈意識的第一步。長久以來為所欲為的小我能量平靜下來,提供一個空間給「別的東西」。在你心中,一種新能量甦醒了,像嬌嫩的小花;一個微妙而安靜的聲音開始跟你談到「家」—那個你曾經知道、卻在路途上失去連繫的地方。你感受到內在的思鄉之情。

 

就像地球靈魂一樣,你體驗過海洋般的合一狀態,那是每個靈魂的誕生處。你逐漸從這個海洋進化成個別的意識單元。作為「小靈魂」,你極度熱中探索,內在卻又帶著痛苦的回憶——你還記得那個不得不捨棄的天堂。

 

後來當你進入意識的小我階段時,這份痛苦依然在你之內。你試圖去做的,基本上就是用權力填補內心的空虛,你企圖透過戰爭與征服的遊戲,來讓自己圓滿。

 

權力是合一最大的對立能量。藉由運用權力,你讓自己和「他者」分離;透過爭取權力,你讓自己離家——合一意識——更遠。權力會帶你更遠離家園,而不是更接近,這個事實被隱瞞了很久,因為權力與幻相牢牢地交纏在一起。權力可以輕易地對一個天真且缺乏經驗的靈魂藏起它的真面目,創造出豐盛、圓滿、認可,甚至是愛的幻相。小我階段是對權力領域的無限制探索:贏、輸、爭鬥、支配、操縱、成為加害者和受害者。

 

在內在層次上,靈魂在此階段變得四分五裂。小我階段需要對靈魂的完整性發動攻擊——我們所說的完整性,指的是指靈魂自然的合一與完整。隨著小我意識登場,靈魂進入了精神分裂狀態,失去了純真。靈魂一方面戰鬥與征服,另一方面,它了解到傷害或摧毀其它生命是不對的。當然,根據某些客觀的法律或評斷,這樣不一定有錯,但靈魂下意識地知道,它正在做一些違反自己神性本質的事。靈魂的神性本質本來是要創造並賦予生命,當它為了個人權力慾望而運作時,內在深處就會產生罪惡感。再說一次,沒有外在的裁決宣稱靈魂有罪,是靈魂自己了解到它正在失去純真與純淨;當靈魂往外追求權力的同時,內在卻有一種日益增長的無價值感在蠶食著他。

 

小我意識是靈魂之旅一個自然的階段;事實上,它涉及到充分探索靈魂生命的一個面向:意志。意志,建構了內在與外在世界之間的橋樑;意志,是你集中靈魂能量於物質世界的那個部分;意志,可以透過對權力的渴望或對合一的渴望而激發。這取決於你內在意識的狀態,當靈魂到達小我階段的尾聲時,意志會逐漸變成心的延伸。小我或個人意志並未消滅,而是依循心的智能和靈感而流。這一刻,小我愉快地接受心靈作為它的靈性指導者,於是靈魂自然的整體性就復原了。

 

當你——光之工作者靈魂——到達「從小我意識轉變到心靈意識」的第二步驟時,你真誠地希望彌補自己在地球上曾做錯的事。你了解自己曾惡劣地對待地球上的人,還妨礙地球靈魂的自由表達與發展;你了解到你曾因為依循自己的需求,試圖操縱和控制生命,而褻瀆了生命本身。你想將人類從恐懼和限制的束縛中解放出來,因為恐懼和限制已經為人類的生命帶來許多黑暗,而你認為透過轉世為人,可以完成上述大部分工作。於是你投生到人類的肉體之中(它的基因構造有部分是你創造的),為的是從內在轉化你的創作品。那些帶著這個使命來到地球的靈魂,都想要把光傳播到自己所操縱的創造物之中。因此,他們被稱為光之工作者。基於一種新產生的責任感,以及真心誠意想承受這份業力負擔的慾望,你決定這樣做,決定陷入一整系列的地球人生里,這樣你才能完全放下過去



轉自: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dd4360102dxwk.html

isisp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