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與悲傷——奧修

 

在正常的情況下,憤怒並不是件壞事。憤怒是生命中自然的一部分;它會出現,也會消失,它來了又去。但是如果你壓抑它,它就變成一個問題。這樣的話,你會一直不斷的累積它。它便不再來來去去,它會變成你整個人的核心。這麼一來,你就不是偶爾發發脾氣而已,你會一直生氣,你會一直暴跳如雷,你只是在等待某個人來挑起你的怒火。就算只有一點點小事惹到你,你也會火冒三丈,你會加以反擊,事後你會說:「我實在忍不住那麼做。」

 

分析一下這句話:「我忍不住」。你怎麼會忍不住非要做什麼事不可呢?但這句話是完全正確的。被壓抑的憤怒已經成了一種暫時的瘋狂。那是某種你無法掌控的事。如果你辦得到,你一定會控制它,然而它突然爆發了。突然之間,它駕馭了你,你束手無策,你感到無助──它就這樣冒出來了。這樣的一個人或許不會發脾氣,但他時時刻刻的一言一行全都出於憤怒。

 

如果你注意觀察人們的臉……只要站在路邊看,你會發現,全人類已經分成了兩種人。一種是悲傷的,他們看起來很難過,既沉悶又乏味。另一種是憤怒的,他們總是怒氣沖沖的,一找到藉口就隨時爆發。

 

憤怒是積極的悲傷;悲傷是消極的憤怒。它們是同一件事。

 

觀察你自己的行為。你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是悲傷的?只有在你無法生氣的情況下,才會發現自己是悲傷的。老闆在辦公室裡說了一些話,你不能生氣,不然你可能會丟了工作。你不能發火,你得繼續微笑。然後你變得悲哀。那股能量變成消極的。

 

等到先生下班回家的時候,他會找一個小小的理由、不相干的事,藉故和太太發脾氣。人們享受生氣;他們熱愛發火,因為起碼他們覺得自己做了一些事。當你悲傷的時候,你會覺得那些事都是衝著你來的。你處於被動的立場,只能逆來順受。那些事是衝著你來的,而你無能為力,你不能反擊,你不能報復,你不能回應。生氣可以讓你覺得好過一點。大發一頓脾氣之後,你會覺得放鬆一點,舒服一點。你還活著!你也可以做些什麼!你當然不能對老闆這麼做,但你可以這樣對待你的太太。

 

然後太太會等孩子回家──因為和先生生氣太不明智了,他可能會和她離婚。他是老大,太太要依賴他,對他發火的風險太大了。孩子放學回家之後,她就可以罵他們,處罰他們──都是為了他們好。那孩子要怎麼辦?他們會回房間,丟他們的書,把書撕爛,打他們的玩偶,打他們的狗或是虐待他們的貓。他們得做點什麼。每個人都得做點什麼,不然就會難過。

 

你在街上看到那些悲傷的人,長久的悲傷使他們的臉像是一個模子印出來的。這些人無能為力,他們的地位太低,以致於他們找不到可以發脾氣的對象;這些都是悲傷的人。那些地位較高的人,你會發現他們是憤怒的人。地位越高,你會發現他們越憤怒。地位越低,你會發現他們越悲傷。

 

在印度,你可以看到那些賤民,最卑微的一群,他們是悲傷的。然後再看看那些婆羅門,他們是憤怒的。一個婆羅門總是在生氣,他會為雞毛蒜皮的小事暴跳如雷。一個賤民則只能傷心難過,因為沒有人的地位比他們更低,沒有人可以當他們的出氣筒。

 

憤怒和悲傷是同一股能量的兩面,它們都是受到壓抑的。

 

******

 

平常的憤怒沒有什麼不對。事實上,那些能夠發脾氣,下一刻就全部忘記的人,真的都是好人。你會發現他們總是很友善、充滿活力、充滿愛心、充滿慈悲。但是那些總是在壓抑情緒,不斷控制的人,則不是好人。他們總是表現出一副比你更神聖的樣子,但你卻可以從他們的眼中看到憤怒。你可以從他們的臉上看到憤怒,你可以從他們的一舉一動看到憤怒──他們走路的樣子,他們說話的樣子,他們和別人接觸的樣子,你可以看到憤怒一直在那裡沸騰。他們無時不刻都準備要爆發。這些人是殺人兇手、是罪犯;這些人是真正做壞事的人。

 

憤怒是人性的,它沒什麼不對。它只是一個情境;你被惹毛了,而你是一個活生生的人,所以你對它有反應。它在說,你不能讓步;它在說,這是一個你不能接受的狀況;它在說,這是一個你必須說不的狀況。它是一個抗議,它沒有什麼不對。

 

看看一個孩子對你發脾氣的樣子。看看他的臉!他是這麼生氣,這麼火大,以致於他想要殺了你。他說:「我再也不要跟你講話了。我們絕交!」下一刻,他又坐在你的大腿上,開心的說著話。他已經忘了那回事。無論他在氣頭上說了什麼,他並沒有放在心裡。它沒有變成他頭腦上的一個包袱。沒錯,在氣頭上他火很大,他說了一些話,但現在那股火已經過去了,他那時說的話也過去了。他並沒有氣你一輩子,那只是一個瞬間的怒火,一個水上的漣漪。他並沒有被凍在裡面,他是一個流動的現象。漣漪曾經在那裡,波浪曾經被掀起,但它們現在都不在了。他沒有一直一直抓著不放。要是你提醒他的話,他會笑。他會說:「哪有!」他會說:「我真的說過這句話嗎?不可能啦!」那只是一時的憤怒。

 

要了解這一點。一個活在當下的人有時候會生氣,有時候會快樂,有時候會悲傷。但是,你可以確定他不會永遠攜帶著這些情緒。一個極度控制、不許自己有任何情緒的人是危險的。如果你侮辱他,他不會生氣,他會忍氣吞聲。慢慢的,他累積了太多的憤怒,他將會做出非常激烈的事。

 

一時的憤怒並沒有什麼不對──從某個角度來說,它甚至是優美的。它表示你還活著。那一瞬間的怒火表示你不是死的,你對事情還有反應,而且是出自真心的反應。當你覺得需要對那個情況生氣,你就會生氣。當你覺得需要那個情況高興,你就會高興。你會順應當時的情況,你沒有偏見,也不抗拒。你對事情本身沒有既定的成見或意識型態。

 

我不反對憤怒,我反對的是累積的憤怒。我不反對性,我反對的是累積的性欲。任何當下發生的事情都是好的,任何來自於過去的包袱都是不健康的,是病態的。

 

註:

 

1.  對於應反應而未反應或延遲反應的情緒,奧修在《般若心經》裡也有談到。如果我的理解沒有錯誤的話,這就是他所謂的「業」(karma)。他說:

 

    當你由空無(nothingness)來行動,你會自然反應(respond),它不再是一個反射(reaction,它有真理,它具備了確實性和真實性在它裏面,它是存在性的,它是立即的、自發性的、簡單的、天真的,而這個行動不會產生任何「業」(Karma:由自我的行為所產生的力量,會延續到來生以後)。

 

記住,「業」這個字的意思是行動,是一個特殊的行動,不是所有的行動都會產生業,這一點要記住,佛陀在成道之後還活了四十二年,他不是所有的時間都坐在菩提樹下,什麼事都不做,他做了一千零一件事,但是並沒有產生業。他有行動!但是那已經不再是反射,而是自然反應。

 

如果你有空無來自然反應,它不會留下殘渣,它不會在你身上留下痕跡,那麼,也就不會產生,你仍然是自由的,你繼續行動,但是你仍然是自由的。它就好像一隻鳥飛過天空,沒有留下痕跡,沒有留下腳印,一個活在空無的天空裏的人,沒有留下腳印,沒有留下業,沒有留下殘渣,他的行動是全然的,當那個行動是全然的,它就結束了,它是完整的,一個完整的行動不會像一朵雲懸在你的周圍,只有不完整的行動才會懸在你的周圍。

 

某人侮辱你,你想打他,但是你沒打,你保持了你聖人的風範,你微笑,並且祝福那個人,然後回家,這樣的話,事情會變得困難,整個晚上你會夢見你在打那個人,或許甚至會在夢中殺死它。有幾年的時間,它將會懸在你的周圍,它是不完整的,任何不完整的東西都是危險的,而當你是虛假的,每一件事都會變成不完整的。

 

佛陀說:當行為來自空無,它不會產生業。它是那麼地全然,在它的全然當中——那個迴圈是完整的——這樣就結束了!你絕不會向後看,你為什麼要繼續向後看呢?因為事情在那裏是不完整的,每當某件事是完整的,你不會向後看,它是結束的!整個要點已經達成,對它已經沒有什麼是要做了。從空無發出行動,那麼你的行動就是全然的,整個行動沒有留下記憶,我的意思是說沒有心理上的記憶。

 

2. 現實上,有時候我們確實很難當場立即表現我們對一件事或某個人的憤怒,而且控制得不好很容易變成只是把負面能量卸在別人身上,然後引發更多的負面能量連鎖反應。因此,這時候阿南朵(奧修的學生和助理)的建議就很有用了:

 

你在生氣,有人做了使你氣得發瘋的事。你想殺了那個人,還以顏色,你要報復,要取回公道!他們活該的!那麼你呢?

 

你以前這樣做過,已經做過百次以上,你知道這無濟於事!它只會使事情更糟糕,或更甚!你知道它令你的內心感到畏懼,好像你在毀滅你自己一樣。

 

這裏有一個不一樣的方法可以試試。假如讓你生氣的人在場,對他說「我現在很生氣,這憤怒是我的,我需要一個空間獨處,請對我有耐心。」(這是一個額外的選擇)

 

然後找一個房間不會讓你受到打擾的,最好在房裏面有一面鏡子。然後深呼吸幾下,在每次吸氣之後保持幾秒鐘才呼出。

 

承認你感受到的憤怒是你的──沒錯!這憤怒是由於某人或某事才會被觸發起的,但這憤怒屬於你的。所以只要對自己說「憤怒在這裏,這個片刻我很生氣,但沒有問題的,讓它發生好了」。不要迷失在生氣的原因上,只要接受事實便可以了。

 

允許憤怒在那裏,感受它!讓自己切實地感受這股能量:現在在你體內的憤怒有什麼徵狀?不要壓抑它,不要控制它,讓它在那裏翻滾和沸騰。鼓勵它在那裏──深呼吸以便感受憤怒的熱力,如烈火吞噬你。

 

你的頭腦會試圖把你從感受裏拉開,要你落入使你憤怒的原因裏面──它們都是合情合理的。留意「這就是頭腦」,集中注意力在你體內狂熱地沸騰翻滾的憤怒上,讓它佔據你,感覺它在你每一個細胞裡面,好像每個細胞都是一團怒火似的。

 

允許你的身體做出它想要做的──握緊拳頭、咬緊牙關、跺腳,在墊子上拳打腳踢或者發出憤怒的聲音。讓憤怒爆發。不要使用言語,因為那樣你會回到頭腦。如果不會驚嚇到鄰居,你可以發出聲音。

然後感覺:這是什麼能量?什麼是憤怒的能量?把它們記錄下來。它在你身體是怎樣的?對你的身體做了什麼?不要判斷它──那樣做會回到頭腦。要像個科學家一樣,懷著敞開無偏見的態度去探索這能量,不要壓抑它。

 

假如你有鏡子,看著鏡中的自己。仔細地看著你的臉,它因為憤怒變的漲紅和扭曲了。繼續表達憤怒並且注視自己的臉。不要停下來,不要錯過,讓氣憤完全表達它自己。

 

感受你體內的活力,憤怒是一種激情。感覺你身體每個細胞隨著這種活生生的能量而顫動。看看你能否讓自己享受這種感覺,這股活生生正在你身體顫動不息!

 

一會兒後,看看你是否能把注意力轉移到你內在更深處,那是一個平靜點。憤怒風暴環繞著你狂怒,在這裏面是一個不受暴風干擾的空間,那裏沒有顫動的能量,只有能量的鳴響,但沒有火。事實上你會在那裏感覺到清涼,像一陣清新的微風掃拂。花點時間去感受它們!

 

留意你的臉開始柔軟,你身體開始放鬆,憤怒開始消退遠離。這些改變始於你內在那個不斷擴大的平靜點,你可以感覺到你內在的活生生,那幾乎如同電能一般的。在你呼吸時,你會感到這能量充滿你身體,到最後你會感到這股能量,這活生生和這線光,在你的身體周圍擴散至數寸以外,產生了一圈光環。

 

然後你可以安然的坐下來,在你能量散發出來的光環包圍之下放鬆。當你準備好,你可以利用這能量和這活力做些建設性的事──跳舞、跑步或者清理一些積累多時的雜物。

 

你是否注意到,當你把覺知從頭腦轉移到身體上的感官,你內在有些東西改變了?感覺在那裏,但它們是中立的,沒有對或錯,好或壞。它們只是感覺和能量的流動。是頭腦在判斷,身體只是去感覺。

 

經歷過這些之後,如果你喜歡,你可以回去找那個讓你生氣的人,和他細說這剛剛發生在你身上的驚奇過山車之旅。

 

转载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a0e029540101114p.html

isisp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