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內在的平靜,全然臨在——意識轉化的第三階段

 

現在我們要來談談從小我意識轉變到心靈意識的第三階段,也就是讓內在舊有的小我能量消失,破繭而出,成為新的自我。但在此之前,我們想指出,轉變不會沿著一條筆直和線性的道路發生,有時你或許會回到已經拋在腦後的某個階段,但這樣的倒退,之後會帶你向前邁出一大步。所以,繞道而行可能是快捷方式。此外,每個靈魂的靈性之路都是獨特且個人的,因此我們提供給你的這包含了四個不同階段的架構,應該被想像成只是要強調這過程中的某些轉折點的一個方法。架構和類別僅僅是工具,讓你可以看見一個無法被頭腦——你的心智部分——捕捉到的實相。

 

愛等於「讓它自由」

 

當你如我們在前一章所說的,接受了自己內在的傷痛,並療愈意識的創傷部分之後,你的能量轉移了。你正放開舊的自己,為一個全然不同的存在和體驗方式創造空間。在這一章裡,我們要解釋當你釋放小我意識時,能量上會發生什麼事——當你從「小我統治」移到「心靈意識」時,在能量上,心輪會優先於意志或第三脈輪。

 

脈輪是沿著脊柱分佈的能量旋轉輪。這些能量中心都與特定的生命主題有關,例如「靈性」(頂輪)、「溝通」(喉輪)或「情緒」(臍輪)。脈輪在某種程度上是物質實相的一部分,因為它們連結到你身體的特定位置。肉眼看不見脈輪,因此你可以說它們遊走於靈與物質之間,連結了兩者。脈輪為靈(你的靈魂意識)建造了入口,讓它可以取得物質形式,並創造出你生命中發生的事。

 

位於胸部中央的心輪正是愛與合一能量之所在。心攜帶著可以變成一體、可以變得和諧的能量,當你把注意力集中到這個中心一陣子,可能會感受到溫暖或某種東西打開了。如果你沒有什麼感覺就算了,或許找個其它時間再嘗試。

 

心輪下方的脈輪被稱為「太陽神經叢」,在腹部附近,是意誌之所在。這是將你的能量集中進入物質實相的中心,因此,也是連結創造力、生命力、野心和個人力量問題的脈輪。

 

小我與意志彼此密切相關,意志讓你能夠專注於外在或內在的某些事物。你對現實的看法、對你自己和他人的看法,都強烈地被你所想要的、被你的慾望影響,而你的慾望往往跟恐懼混在一起。你經常因為你覺得需要而想要某樣東西,這下面有一種匱乏或貧窮的感覺。由於你的許多慾望中存在著恐懼,太陽神經叢往往會被小我的能量驅動。小我特別透過太陽神經叢來表達自己。

 

藉由意志的能力,小我真正對實相施加壓力,於是實相不得不被擠壓進入小我要你相信的事物之中。小我基於一套關於實相如何運作的假設而發揮作用,而那些假設全都以恐懼為基礎。既然小我看待實相的方式偏向自己的需求和恐懼,它會向你呈現高度選擇過的實相畫面。此外,它還會評判它注意到的一切,沒有僅僅留意事物的餘地,一切都必須分門別類、被貼上對或錯的標籤。

 

當你發自內心地生活,就不會有用來詮釋或評價事實的一套堅定的看法。你不再對任何事物抱持強烈信念,變得比較像個觀察者。你不急於對任何問題下道德判斷,因為你覺得自己可能尚未了解這個狀況的一切。判斷總是有某些決定了它們的事物,但心靈對定義不感興趣,它總是嘗試超越看起來明確和被界定的一切。心是開放的、探索的,並且隨時準備重新檢查、準備原諒。

 

當你利用以小我為中心的意志力量時,你可以感覺到你的太陽神經叢脈輪有東西在拉扯。以這種方式使用意志,是一項你可以有意識地覺察到的能量事件——如果你想要的話。每當你感受到這種拉扯,同時伴隨著希望事物照你的方式進行的強烈渴望,你就是在嘗試讓實相符合你的意願;你正試圖將你的信念強加在實相之上。

 

當你發自內心而行動,就會順從事物本身呈現的流動,不去推動或強迫。

 

如果你非常努力想實現某件事,卻一次又一次地失敗時,請問問自己,你是從哪個脈輪、哪個能量中心出發來做這件事的。此外,你也可以調整到與心一致,詢問為何這件事無法成功,或者你為什麼必須投入這麼多精力。

 

你經常試圖實現某些目標,卻沒有真正進入內在,用你的心去檢查這個目標在你通往智能與創造力的內在道路上,對你是否真的有用。另外,即使你的目標確實代表你內心最深的渴望,你或許對事情發生的時間表有不切實際的期望。你用的可能不是心靈的時間表,而是個人意志的時間表。

 

萬物都有一種自然節奏,而這並不一定是你滿意的步調。要實現你的目標,需要轉移能量,而能量移轉所花的時間,往往比你預期或希望的更多。事實上,能量轉移不是別的,而是你的改變。

 

當你達成自己的目標時,你將不再是你,而是會成為現在的自己的擴充版本,充滿更多智慧、更多愛和更多內在力量。實現你的目標所需的時間,就是改變意識,讓你渴望的實相進入你實際的實相所花的時間。因此,如果你想讓事情加速,那麼就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而不要放那麼多在現實上面。

 

通常為了敞開來接受,你甚至需要放下你的目標。這聽起來有點自相矛盾,但事實上,我們只是在說你必須全然接納你目前的實相,之後才能前進到新的。假如不接受目前的實相,又緊緊抓住你的目標,你就前進不了。

 

沒有什麼會離開你的實相,除非你愛它。愛等於「讓它自由」。

 

除非真正擁抱目前的實相,並承認它是你的造物而接受它,否則這個實相無法離開你,因為你在否定自己的一部分。你正在對部分的你說「不」,那個部分為你創造了這個實相;你想從自己身上切掉這個不想要的部分,然後往前走

 

但是,你無法出於自我憎恨,而創造一個更充滿愛的實相;你無法藉由推開不想要的部分,而用意志力促使自己進入新的實相。意志力在這裡對你沒用

 

你需要的是接觸你的心,理解與接納的能量是更加圓滿的新實相真正的構成要素。

 

當你由心出發,與現實互動時,你會任其自然;你不會試圖改變現實,只會仔細留意它的本然。

 

當心成為你本體的管家時,意誌中心(太陽神經叢)會附和它。小我——意志的能力——不會被消滅,因為它天生就是要發揮把能量從意識層次轉化到物質實相層次的作用。當這個轉化或顯化由心來指引時,意志的能量會毫不費力地創造和流動,無須推動或強迫。這正是同步性出現的時候——同步性就是大為增進目標實現的驚人事件巧合。當事物以這種方式共同運作時,對你來說似乎不可思議;但事實上,當你由心出發去創造時,就是會發生這種事。「不費力」正是發自內心去創造所具備的特徵。

 

由心出發,創造你的實相

 

真正的創造力不是以決心和強烈意志力為基礎,而是基於開放的心。敞開來接納未知的新事物,對於成為真正的創造者極為重要

 

所以,真正創造力的關鍵就是什麼都不做的能力——「什麼都不做」指的是克制著不做、不修復、不聚焦。這個能力可以把你的意識放在一個全然接納卻警覺的模式。

 

只有藉由「不知」、藉由保持開放,你才能創造空間,讓新事物進入你的實相。

 

這違反了很多新時代作品裡面「創造自己的實相」的說法。你的確一直在創造你的實相,你的意識是具有創造力的——無論你有沒有覺察到。但是,當你想要有意識地創造自己的實相時(就像許多書籍和療法教的那樣),你必須了解到,最強大的創造形式不是基於意志(主動的),而是基於自我覺知(接受的)。

 

物質世界裡的所有改變——例如在工作領域、人際關係或周遭環境——都反映了內在層次的變化。

只有當內在轉化過程完成時,物質實相才能透過改變你生命中的情境,來反映你內在的變化。當你試圖出於意志而創造時——例如藉由一直專注在目標或觀想目標——便會忽略變化的真正先決條件:內在轉化。你用這種人為方式創造,注定會失望;你並未發自靈魂深處去創造。

 

靈魂在寂靜的時刻跟你說話,當你「不再知曉」時,才能真正聽到它的聲音。當你放棄了、認輸了,往往是靈魂的話語說得最清楚的時候。在你放棄和絕望時,你向新事物敞開;你釋放所有期望,真正接納了「本然」。

 

絕望是因為你對生命中應該發生的事所抱持的強烈信念而造成的。當現實沒有滿足這些信念時,你就會覺得失望,有時甚至會絕望。

 

然而,如果你放棄強烈的期望,並敢於對新事物開放,就不一定要到達絕望的地步才能再次接觸你的靈魂。你可以變得沉靜,對靈魂告訴你的一切保持接納與開放,而不必先失望。

 

只要你「確切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往往就限制了你在能量上可利用的可能性。你所尋找的這個新實相,無論是工作、人際關係或健康,都包含了許多你不知道的元素。你常常認為你所渴望的,是某些你投射到未來的已知事物(好工作、摯愛的伴侶),但事實並非如此。創造新實相時,你真正做的是:走出自己的心理邊界之外。而你此刻無法得知那些邊界之外有些什麼。

 

你可以非常清楚地感受到那裡有某樣非常值得擁有的事物,但你不必藉由集中註意力或觀想去限定它,而是可以單純地帶著開放和好奇的感覺來期待它。

 

真的,要為自己創造最理想的實相,自我接納比集中思想或意志重要得多。你無法創造你所不是的事物,你可以念誦咒語一千次,並在心裡創造一大堆正面意象,但只要它們沒有反映你的真實感受(例如憤怒、沮喪、不安),這些咒語和意象就什麼也創造不了,只能引起混亂和疑惑(「我這麼努力,卻什麼也沒發生」)。

 

自我接納是一種愛的形式,而愛是吸引你生命的正面變化最大的磁鐵。如果你愛自己的本來面目,並且接受它,就會引來那些反映你的自愛的人和情境。就是這麼簡單。

 

請感受自己的能量,感受你所有的感覺。在你一切的掙扎和悲傷之中,感受此刻的你是何等美麗與真誠。雖然帶著所有的「不完美」和「缺陷」,但你是美麗的。那是唯一重要的領悟。

 

擁抱真正的你,對自己寬容,或許帶著幽默感看待你的「許多缺點」。你知道的,完美不是一個選項,而是幻相

 

由心出發去創造你的實相,就是要在此時此地認出自己的光。透過認出光、覺察到光,你正在播下一顆即將在物質層次生長並成形的種子。

 

當神把你造成單獨的靈魂時,並沒有施加意志。祂只是如祂所是,而在某一刻,祂感覺到「那裡」有某樣東西值得探索。祂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但確實讓祂覺得有點像墜入愛河。祂立刻設想自己值得去經歷這個誘人的新實相。祂也有些愛上了自己!

 

因此你形成了單獨的靈魂,而神開始透過你體驗生命。這一切是怎麼來的——也就是創造過程的細節——神真的不太費心,祂只是愛自己,並且敞開來接受變化。那些就是你要創造自己的完美實相真正所需的唯一要素:自愛,以及大膽投入新事物的意願。

 

放開控制,努力「不做」

 

發自內心的創造,比出於自我的創造更為強大,而且更不費力。你不必為細節煩心,只須對一切開放——無論是內在還是外在的。

 

因為這份開放,你可能不時會感受到一種拉扯,也許是覺得被特定事物吸引。這個拉扯實際上是你心靈的低語,是你的直覺;當你出於直覺而行動時,你是被拉,而不是被推。你會直到在內在層次覺得適當時,才展開行動。

 

因為你非常習於推動,也就是用意志力創造事物,所以從小我到心靈的能量轉移對你來說非常具有挑戰性。這個轉移極度需要「慢下來」,而且要真正接觸你的直覺之流,你必須有意識地努力「不做」,努力順其自然。這違背了許多你被教導的事和一直以來的做法。你很習慣根據你的思想和意志行事,讓思維決定你的目標,並用意志力實現。這恰好跟以心靈為中心的創造相反。

 

當你發自內心地生活,你會聽從自己的心而行動。你不會去思考,而是帶著警覺和開放的意識傾聽心靈的話語。心透過你的感覺發言,而不是你的思想;當你覺得平靜、放鬆、踏實的時候,心的聲音最能夠被聽見。

 

你的心此刻會為你指出一條路,可以通往最充滿愛與喜悅的實相。它的私語和建議並非基於理性思維,你可以透過它的輕快和喜悅的語調,而認出心的聲音。輕快是因為心靈從不強迫,它的建議沒有附加條件。你的「心靈自我」並不執著於你的決定,無論你做什麼,它都愛你

 

發自內心地生活並不表示變得被動或懶洋洋。順隨事物的自然,不貼上對或錯的標籤、不逼迫事物一定要往某個方向走,需要許多力量。這是「全然臨在」的力量——全然臨在就是面對一切,然後只是看著。你也許會覺得空虛、沮喪或緊張,但不會試圖趕走這些事物,而只是用意識包圍著它們。

 

你並不了解意識真正的力量。意識由光組成,當你將某樣事物放在你的意識之中,它會因此改變。如果不以思考和你對於「做」的癮頭去約束你的意識,它會是一種療愈力量。

 

你的生命充滿心智和意志的獨裁,它們將思想和行動放在首位。

 

請注意,心智和意志都與通則一起運作。有邏輯思考的通用規則,那些是邏輯學的法則;有讓想法落實的通用策略,那些是「項目管理」的規則。

 

但這些都是普遍原則。通用的指南和規則總是有個機械式成分,它們適用於所有或大部分情況,除此之外沒什麼用處。

 

而直覺的運作方式則非常不一樣。直覺總是在某個特定時刻適用於某人,是高度個人主義的,因此不受理性分析或普遍規則的支配。

 

所以,根據直覺生活和行動,需要高度的信任,因為這時你的選擇純粹基於你的感覺,而不是別人訂立的規則。

 

要發自內心地生活,你不僅要放掉過度使用心智和意志力的習慣,還必須真正信任自己。你需要花時間學習傾聽自己的心、信任其訊息,並採取相應的行動。然而,你越是這樣做越會明白,唯有讓憂慮和懷疑臣服於心的智慧,你才會找到內在的平靜。

 

當你沿著這條道路前行,並進入從小我轉化到心靈的第三階段時,會第一次找到內在平靜。你將了解到,讓你不安和焦慮的,正是藉由思想和意志力去控制現實的強烈慾望。當你放開控制,你就允許生命的魔法展開。你要做的就是傾聽,留意你生命裡發生的事、你對其他人的感覺,以及你的夢想和渴望。當你對自己內在發生的事保持警覺時,實相會為你提供採取適當行動所需的一切信息

 

例如,你可能意識到你的心渴望一段充滿愛、真正與對方交流的關係,如果你只是留意並接受這份渴望,而不試圖採取行動,你會驚訝於宇宙如何對此做出回應。不下任何結論,只是在你的意識之光裡保持這份渴望,你的請求將被聽見並回應。

 

這花費的時間或許比你預期的長,因為在特定渴望實現之前,必須進行能量轉移。但你是主人,是你能量實相的創造者,如果你基於恐懼而創造,實相會據此回應;假若你的創造是出於信任和臣服,你將會收到你所渴望的一切,甚至更多。



出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7dd4360102dy5q.html

isisp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