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一個治療者路上的幾個陷阱(上)

 

親愛的朋友們,帶著喜悅和快樂我歡迎你們聚在這裡來聆聽我――你們的一個老朋友――的講話。我是約書亞,曾在你們地球上作為耶穌而生活過。我曾是人類中的一員,知道作為一個擁有肉體的人類所要經歷的種種一切,所以我來到這裡幫助你們理解自己到底是誰。

所有今天在場的各位還有很多將來會讀到這一篇文字的人,你們都是光之工作者。你們是那忘了自己是誰的光之天使。在你們的地球之旅中,在地球上的很多世裡,你們都歷經了種種的考驗。我知道你們所經歷的那一切。

你們此刻來到了自己靈魂歷史上的一個點上,在這個點上你們正在完成一個生命的大循環。在這個點上,你們正在跟“你們真正所是的大我”(greater Self)的聯繫越來越緊密。你們的大我就是你們超越時間與空間的那個“我”。你們正逐漸允許自己那更大的,非物質的“我”(Self)進入到你們的塵世存在中,進入到你們的日常生活中。

要和你們的大我或者說高我保持一種穩定持久的連接對你們來說仍然很難,因為你們已經遺忘了自己就是這偉大的光之源。不過你們都已經開始了內在的旅程,並且在這旅程中你們都感覺到了一種願望,甚至是一種召喚,你們想要去幫助別人去完成內在成長和自我覺醒。這對於一個光之工作者來說是非常自然的事,你們想要與他人去分享自己的洞見和經驗。你們都是天生的老師和治療者。

當你開始成為一個老師或者治療者,去引導別人時,很有可能會踩到一些陷阱。而你們之所以會掉入這些陷阱,是因為人們在關於如何去靈性地引導別人這個問題上有一些普遍的誤解。是因為人們對於“如何去靈性地引導別人”這個問題有著普遍的誤解。他們跟隨著這種“治療應該如何,作一個治療師應該如何”的誤解而行事。今天我就想談談這些陷阱。


什麼是治療?

什麼是治療的本質?不管是心理、情緒還是身體層面,在一個人“變好”的過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實上,在此過程中,這個人重新與自己內在的光,與自己的大我重新連接了。這種連接在自我的所有層面都產生了治療效果――無論是情緒,身體還是心智層面。

事實上,每個人在治療者或老師那裡真正尋找的都是一個能量空間,這能量空間可以使他們與自己內在的光――內在完全知道和理解這一切的那部分――重新相連。而一個治療者或者老師之所以能夠提供這樣一個能量的空間是因為他們已經在內在完成了這樣的連接。治療者擁有一種可以被使用的頻率,這是一種可以解決來訪者問題的頻率。所以,成為一個治療者或者是教師就意味著攜帶著那可以解決問題的能量頻率,並且把它獻給別人。就是這樣,如此而已。

基本上,這個過程無需通過語言和動作就可以發生。作為一個教師或者治療者,你的能量本身才是真正有治療作用的。你那發光的(enlightened)能量能夠開啟一種治癒的可能,別人因此而“回憶”起他們內在一直都知道的智慧,連接上他們的內在之光,連接上他們的直覺。就是這回憶,這連接讓那治愈發生。所以所有的治愈事實上都是自我治愈。

所以治療和教導,事實上與人們在書本上和課程上能夠學來的專業技巧和知識是根本沒有關係的。治療能力是不可能通過外在而得到的。真正有關的,是你通過自己的內在成長和意識的清明而獲得的一種“解決問題的頻率”,這頻率就呈現在你的能量場中。一般來說,作為一個教師或者治療師,你們也都還處在自己的個人成長過程中。不過你們能量場中的一些部分已經足夠清澈和純淨,它們將給他人帶來治療的效果。

我們需要了解到,這樣的治療效果不是一個你可以去努力爭取而來的東西。只有你的來訪者才能決定他/她自己是否想要吸收你提供的這種頻率,是否想把它納入到自己之內。你的來訪者是選擇者。你所提供出去的,是你所是的,你提供的,是你的存在。並不是因為你從別人那裡學到的技巧和知識產生了治療效果,而純粹是因為你所是,因為你內在所走過的路程。尤其是在那些你已經在很深的情緒層面走過的問題上,你能夠提供自己的幫助。在這些區域裡,你的光如燈塔般照亮了那些依舊在那些問題上受到阻礙的人們,溫柔地召喚他們從那些阻滯處中走出。

在那些你已經治療過的自己的深刻傷痛與傷口的領域,你是一個真正的大師,是一個智慧來自於內在知識和真實體驗的人。所以,自我治愈――為自己內在的傷口負責,並用意識之光擁抱它們――是成為一個教師和治療者的真正關鍵。這樣,你在自己的存在中創造出一個“解決了的能量”,別人就有可能通過你而打開一扇通向他們自己的自我治癒的門。

當你在治療你的來訪者或者在幫助你周遭的人時,你一般都會去“解讀”他們的能量。在聽他們說話時,你會直覺地調入他們的能量,給他們建議或者用能量治療的方法來治療他們。但是事實上,你的客戶或者那個人也同樣繁忙地在解讀著你。就像你在調頻入他們的能量,他們也在有意識或者潛意識地吸收你的能量。他們直覺能夠感覺到你說的或者做的是否與你整體所呈現的一致,是否與你所輻射出去的能量振動一致。除了你的語言和行為,他們也直接去感覺你的本質。

治療的真正突破就發生在來訪者閱讀你能量的時候,當他在你的能量場中感覺到自由和安全,當他們感覺到自己被一種意識場——一種可以給予他們能量去信任自己的內在知識的意識場——所包圍時,你所說、所做的一切都可以產生治療效果。當你所說的和做的是被你所是的支持著的,與之一致時,你的話語和行動就變成了光和愛的攜帶體,那會把你的來訪者帶入到他們自己內在核心的光與愛之中。

當一個人真誠地向你求助時,這個人就向你的能量場敞開了,這時,他們就可能被你的最純淨與清澈的部分所觸及。而這部分不是從你所讀的書和所學的技巧中而來,它來自於你內在的自我煉金過程之後的意識——帶著你獨特個人印記的轉化後的意識。我想著重強調這一點,因為在光之工作者(那些生來就強烈地想要幫助別人的人)中,去不斷搜尋一本新書,一種新方法,一種新的能力以成為一個更好的教師和治癒者的傾向很嚴重。但是,真正的治療是像我說的那樣簡單的。

我在地球上生活的時候,通過自己的眼睛而傳遞一種能量。一些能量通過我的眼睛傳遞出去,那些對它們敞開的人能夠立即得到治療。這並非是一個魔法的技巧或者我個人獨特的技能。我與自己內在的源頭的真相是相連的,自然而然就會散發出一種神聖的光和愛,那是我從神那裡繼承而來的禮物――就像它們也是你從神那裡繼承而來的禀賦一樣,而我對別人的影響由此開始。你們也同樣如此,你們與我並無不同。你們也走過了同樣的內在旅程,走過了同樣的考驗和悲苦,到達了我在地球上時所到達的同樣的點。你們都正在變成有意識的,基督化的存有(Christed Beings)。

基督之能是你們的靈性天命,你們正在逐漸地把這種能量帶入自己每天的日常生活中。你內在的基督自有其教導和治愈之能。然而,你們還是更經常的把自己當作學徒和弟子,把自己當作一個坐在教師的腳下去聽、問和尋求的學生。不過我現在告訴你的是,當弟子的時代已經過去,現在是你們收回你們的大師之能的時候了。現在你們需要信任自己內在的基督,並將這種能量展現於日常的生活中了。

要與內在的基督合一,從那裡開始你的教導與治療,你首先要放掉一些東西。這些東西是成為一個治療師/教師路上的陷阱。我會在這裡指出這些陷阱出現的三個領域。


頭腦的陷阱

第一個陷阱在頭腦或者心智之中。你們都非常擅長於根據一些慣常的參考座標來分析和歸類。這在有些場合也許是方便有效的,但是總的來說,你的思維和思考的那一部分是屬於二元世界的。我說的二元世界是指那種把事情分為好或者壞,光明或者黑暗,健康或者患病,陽性或者陰性,朋友或者敵人,諸如此類的意識。這種意識喜歡分別和貼標籤,而不是看到所有現象底下所蘊含的統一性(Unity)。牠喜歡用一種普遍性和理智性的方法來對待個別化的事件。頭腦從沒有考慮過還有另一種可能的方法,一種更加直接進入真相的方法:直覺的知曉,或者說“通過感覺來知道”。

基督之能是在二元性之外的。基督之能構成了所有兩極之下的存在之流。但是頭腦是無法理解這種神秘層面的一元性的。頭腦喜歡把存在之海分成可以辨別的各個部分,把各個部分分門別類這樣它才能夠通過理性來理解。頭腦喜歡設計出結構,一些可以用來套在某個現實之上的理論。當然,這在有時候是有效和有助益的,尤其是在一些實際的事情上,但是當我們面對真正的治療和教導時,它卻不再如此有效。真正的治療和教導是從心而發的。

當你通過一個理論的構架去面對你的來訪者時,你試圖把他們個體化的病症放入一個普遍性的類別裡,通過這種理論而去尋找這類問題以及解決方法。這是你在接受心理諮詢師、社會工作者、或其他類型的職業諮詢師的培訓時所學習到的。我並不是說所有這些都是錯誤的。不過我想邀請你們如此去做:當你們在職業中或者生活中面對別人時,嘗試把你們所有的思想和邏輯都放掉,所有你關於“他人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的先入之見都放掉,而只是單純地用心來聽。從內在寂靜的深處,調頻感受那個人的能量。嘗試只是通過你的心和直覺去感覺對方到底處於怎樣一種處境,去感覺他們內在世界到底是如何的。(關於達到此效果的一個引導的冥想請參見本通靈材料的末尾處。)

一般來說,在“對方應該如何去做才能解決他們的問題”這一點上你們總是想得太多。你們分析他們的問題並且絞盡腦汁想出一些答案來。事實上你們想的大部分甚至都是準確的。不過真正的關鍵在於:你們的各種想法與那個人此刻的能量並不一定協調一致。你們可能與他們此刻的內在的感受完全脫節了。只有在你的幫助與那被幫助者的能量協調的時候,它才是非常有成效的。這可能意味著,他或者她需要一種你用理性的頭腦所無法了解的完全不同的方式。

我邀請你從內在那個寂靜,直覺之處去看和感覺其他人。允許你自己超越二元而讓自己充滿內在基督的慈悲之感。我邀請你在給他人提供教導和治療時,讓自己的每個引導都發自那個人在當下給你的感覺。

這種時候,解決辦法往往是非常簡單的。你所真正需要的,就是智慧,而不是知識。你被要求給予的,也不是判斷,而是慈悲與深刻的理解。你並不是在那兒給人提供解決辦法,或者提供一個很權威的臉孔。你在那兒是提供一張充滿愛的臉。

現在讓我們舉一個例子來說明這件事。那些想要給自己的孩子一些幫助的父母,因為自己的經歷,他們對一些行為的後果的估量比他們的孩子要更好。因為這樣的知識,父母常常想警告他們的孩子,希望把自己的孩子從傷害中解救出來。他們會建議孩子去做那些自己認為是正確的事。從頭腦的角度來說,這可能是一種非常好的幫助的方法。在一些情況下,這是很有道理的一種方法。

但是,如果父母真正從內在的安靜與直覺處出發,感覺自己的孩子,他們將會發現孩子所需要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孩子所需要的是信任和安慰。“相信我,讓我去做自己。讓我去犯我該犯的錯,讓我在跌撞中前行但是卻保有自己內在的信念。”當你從信任之處與自己的孩子連接,你事實上在鼓勵他們去信賴自己的直覺。這可能會幫助他們做一個讓他們自己感覺很好並且也讓你覺得可以接受和理解的決定。但是,如果你非要以一種“我知道得更多”的方式來讓他們做那些事,你的孩子將感覺到你的不信任,並且將會因此更加地抗拒你。

當你向孩子提供幫助時,他們會不停地“閱讀”你。孩子天生就能非常敏銳地覺察到你話語後面的情緒。他們能夠感覺到你隱藏的恐懼或者評判。他們會對這情緒而不是你的話語做出反應,而當他們對此反應得很叛逆時,似乎顯得不可理喻。而父母則表現的過於理性,也就是說他們並沒有感覺到自己隱藏的情緒,沒有以一種開放與坦誠的態度跟孩子連接。要做到這一點,父母必須放掉自己先前的各種觀點,向孩子的情感世界真正敞開。通過真心去傾聽孩子所在意和關心的,一座溝通之橋能夠被建造而成。

 


isisp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