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陷阱

在走嚮導師和治療者的路上,你會遇到的第二個陷阱在心的區域。心是各種能量的匯集處。心輪在天與地之間,在較高和較低的脈輪之間建了一座橋樑。心“收集”來自不同來源的能量並且能夠知道它們內在的統一性(unity)。心靈可以讓你超越二元性,讓你懷著愛和慈悲向他人敞開雙臂。

心靈是感受的能力之所在——調入別人的能量,並體會“成為他們”是怎樣的。它是移情心(empathy)的中心。所以非常明顯的,在任何形式的靈性教導和治療中,心都扮演了重要的部分。你們中間的許多人都是天生的移情者――你們生來就很容易感覺到別人的情緒和能量。這種能力在你與他人一起時起到了很大的幫助作用。

不過與此能力相連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陷阱。你對他人的能量是如此之敏感以致於你發現要分清哪些是你自己的情緒,哪些是其他人的會很難。有時候你如此強烈地吸收了對方的能量以致於你喪失了自我感。因為你知道他們的感受,所以你可能會強烈地想幫助某個人,但是在此過程中,你們的能量混合在一起了,你會不自覺地開始承擔不屬於自己的負擔。

當這樣的情況發生時,一種不均衡就發生了。你給得太多了。當你因別人的受苦而轉移了中心並且開始使用過多力氣想幫助他們時,你就逾越了自己的邊界。你所給出的過多的能量會給你造成麻煩。這些多餘的能量被投向別人,然而卻沒有對他們的問題起到任何作用。來訪者也許無法整合或者接收到這能量,或者他們會被這能量所驚嚇,又或者他們根本就沒有註意到這能量。最後你會感覺到疲憊,惱怒和挫敗。

你可以通過自己身體和情緒的信號來判別自己是否給得太多了。當你在跟一個來訪者見面之後,或者在嘗試幫助某人之後,感到有點虛,沮喪或者沉重,那就表明你給的太多了。

當你從一個均衡的中心出發,給人提供教導和治療時,你會感覺到自由,有活力和充滿靈感。而當會面結束時,你也很容易就能把自己的能量收回,重新回到自己裡面。你能夠把那個人放開,沒有任何的牽繫或者連帶存留在你們與他人的能量場之間。

如果一個能量的連結在你們之間存留下來,乃是因為你們真切地想要幫助別人,讓他們變得幸福快樂,那麼,這種連結對你們的能量是有破壞作用的。當你把自己的全部注意都放在來訪者身上時,你會強烈地吸收他們的能量。你想要給出自己而減輕他們負擔的意願將在你們之間造成雙向的情緒依賴。你的來訪者將開始依靠你,而你的感覺也會因為他或者她的高興與否而起伏。這樣的能量糾纏對你的來訪者是沒有幫助的,而它也會耗空你自己。

為什麼當你開始幫助別人的時候,這樣的情緒會如此容易發生呢?為什麼這個陷阱對光之工作者如此難避開呢?這種強烈到極點的想要去治愈和幫助,想要讓這世界變得更好的需要到底來自於哪裡呢?你內在的這種天生的衝動在光之工作者係列“你們靈魂的歷史”中已經部分解釋過了(本書的第一部分)。你們都有著一種想要把教導和治愈帶給這世界的內在的使命感。不過那“想要給得太多”的傾向則來自於你們內在自己沒有意識到的一個傷口。這個傷口或者說痛苦使得你們在給予時有些過於熱心。

在你們的心中,都有一種痛苦和傷感的感覺,它使得你們想要努力創造出一種新的存在狀態,一個更符合所有生命的自然神性的意識。你們都在想家,想在這地球上創造出一個更加充滿愛與和平的現實。此生來到這裡,你們不是為了探索自我(ego)的種種。你們對那已經感到厭倦和疲憊。你們這次來此是為了回應你們靈魂裡那古老的吟唱,你們來此是為了幫助地球恢復和平、喜悅、尊重和愛的連結

你們的情緒體傷痕累累,因為在許多世中,你們努力把自己的靈魂之光帶到世上,並因此遭遇了很多抵抗和排斥。所以你們這次來到這裡時,帶著謹慎的態度。然而你們內在的激情之花卻沒有凋謝。你們又來到這裡了!不過這一次,因為內在所攜帶的痛苦,你們就像是柔弱而敏感的花,需要一汪泉水才能開花成長。而你們所需要的泉水,就是一種穩固地紮根於地球(grounded to earth),歸於自己中心的感覺

我所說的紮根是指讓你的根基扎入地球,是指意識到地球上的現實是如何運作的,是指去了 解生活在一個肉體中有哪些東西你需要去面對。有時候你們太沉浸於你們的靈性以致於你們忘記了去照顧自己和自己的身體。你們有些“不在這裡”(“ spaced out ”)或者太理想化和不現實。你們常常希望超越地球的現實,但是你們只有通過地球,通過有一種在家的感覺並且跟地球上的各種元素很輕鬆的相處,你們的靈性能量才能在此開花結果

我說的歸於中心是指你們需要真實地面對自己的感受,面對“什麼對自己是對的”的感覺。作為一個人類,你們都擁有一個與其他人不同的自我(ego)或者個人化的個性。這個自我是有它存在的價值和功能的。它能夠讓你們把你們獨特的靈性能量帶入物理現實層面。你們不想因為任何“更大的好”而放棄你們的個性。你們不是來到這裡消滅自己的自我的,你們來到這裡是讓那靈魂之光通過你們的自我而展現。你們需要你們的自我來將你們的能量向外展現。


因為你們靈魂所攜帶的傷痛,因為那古老過去的種種疲憊,因為你們想要趕緊到達新地球的應許之地(promised land),你們可能會紮根得不夠穩固,失去中心。你們會在事情還沒有準備好時急於推動改變的產生,或者你們會試圖以一種別人還無法適應的速度去喚醒他們。你們變得“過於熱情地想給予”。這種過度熱情可能會藉著很好的發心或者對他人強烈關心的方式而表現出來。不過在這行為背後有著一種缺乏耐心和躁動。你們可能會一陣一陣地感覺到歡欣鼓舞,充滿激情和想要開展什麼,但是在某一個點上你們感到失望,感到精疲力盡和憤怒,因為你們把自己的能量儲備耗盡了。


心的陷阱――給的太多的陷阱――是來源於你們無法按照現實本來的樣子接受它。在你們內在有一種不安與焦躁,因此對你們來說,放手變得困難。所以,與你們試圖幫助的人和你們想要達到的美好目的保持一個正確的情感距離就變得很難。

你們都是教師和治療師,你們來到地球上的確有你們的使命。不過要真正地完成它--非常矛盾的是――你們需要放開那種特別強烈想要改變事情的需要。因為你們的那種急切之中包含有一些傷痛,一種無法在此刻的地球上感覺到舒服和家的溫暖的傷痛。真正的靈性改變總是始於一個接受的基礎。要真正地成為你想要成為的教師和治療師,你需要去擁抱自己的傷痛和治愈它。你需要與自己內心深處的恐懼和憤怒的情緒握手言和。如果你如此做了,將會發現那種急切地想要給予他人甚麼,急切地因著一種“良好意願”參與什麼的需要,開始被一種非常寧靜的平和與接納所取代。這時候,你們所散發出的光才真正帶有可治癒的品質。

在他人承受痛苦與考驗的時候放手,完全地給他們自己時間和空間去經歷自己的歷程,這選擇可能會給你們帶來內在的痛苦。因為它把你們帶回了自己在這地球現實中曾經的孤獨與無助中。這個世界如此粗虐與不完美,它與你們所夢想的那純淨與美麗得多的世界之間的差距如此之遠,這讓你們受傷至深。不去逃離這傷痛,讓它完全地進入你們的意識,並且張開你們的天使之翼來包裹住它,是你們的挑戰。

一旦你們開始意識到自己強烈的助人意願,還有那“想要為了大眾去爭取什麼”的戰鬥意願背後所隱藏的傷痛,那下面所隱藏的對現實無法接受的傷痛,你們就能夠開始放掉它了。一旦你們意識到自己的強烈意願和焦急來自於內在的傷痛和憂傷,你們就能夠停止給得太多。你們就能夠回歸自己內在,並且去找到與自己所是和平相處之道。你們可以開始給予自己了。

而這才是你們真正開始成為一個光之工作者的時候——紮根於地球,歸於中心,並且完全地接受自己和他人。作為一個光之工作者,唯一可行之事就是向他人敞開自己的能量。你們通過散發自己能量場中那“解決問題的能量”來教導和治愈。通常你們會剛好吸引到那些已經和正在經歷你們所經歷過的問題的人。在這些問題上,你們已經經歷得非常徹底,並且達到了一個非常清澈的了解,這種清澈已經成為你存在的一部分。這些就是你能量場中的清明開悟的部分。它們是神聖而不會丟失的,它們不是建於那些你可能忘記的學來的知識之上。你能提供給別人的,不是一些工具或者理論,而是經過生命、經歷和麵對內在傷口的勇氣所轉化後的你自己。

從這個角度來說,你必須做的“光之工作”會毫不費力地自動到來。那是一件你覺得非常自然的事。想要尋找你的人生使命――你們生來就必定要做的事,你們只需去覺察到什麼是自己真正渴望的,做那些讓你們充滿熱情的事。當你們這樣做時,就把自己的能量帶入這個世界,別人就會被它所感染和鼓舞,有些時候是以一種你們自己無法覺察的方式。真的,沒有其它什麼需要你們做了。這就是你們來此要做的光之工作。

那些了解施與受的均衡之道的光之工作者們將擁有更多的寧靜和喜悅,所以也就會從他們的能量場之中更頻繁地散發出“解決問題的頻率”。他們是敏感並且具有移情心的,但是也有非常清晰的自我邊界。他們會讓自己像給予那樣容易地接收。這樣,在他們的生活之中,給予和接收之流都會與日俱增。


意志的陷阱

現在,我想談談另一個成為治療者或者教師路上的陷阱。我已經談到了一個陷阱是在頭腦的位置,還有一個在心的位置,最後我要談到的是意志的陷阱。

意志能夠在太陽神經叢――一個胃附近的能量中心――的部位被找到。這個能量中心或者說脈輪為我們的行動力、為我們去將內在能量顯化在物質、地球層面的能力掌舵。當這意志與你們的直覺――你們那超越二元的安靜部分――相連時,你們生活中的事情總會流動得很順利和毫不費力。你們就會從一個內在的信任與知曉的感覺中來行動。當你們的太陽神經叢是由心來引導時,你們通常會做那些自己愛做的事,大多數時候你們會感覺到喜悅和鼓舞。這樣,意志(或者說自我)就成為了內在基督的延展。

通常的情況是,當你想要去幫助或者引導別人時,你與這流動失去了接觸。你的一部分太過希望做事了。它希望通過強力來推動以獲得結果,即使在自己的直覺告訴你要放手或者退後的時候。經常的,那是你的自我在渴望看到一個明顯有效的結果。這可跟幫助別人一點關係都沒有!這跟你想要得到認同的需要有關,這種不安全感將你帶離了那自然的治療之流,這流動往往比你期望的要來得慢與不確定得多。

當你很努力地去做而自己的投入沒有真正被他人所接受或者欣賞時,就是你做得過多的時候。而且,當你與事物本來的自然之流分開時,你通常會被外界的評判所擾動分心。你會開始依從他們的意見和期待,你害怕成為他們眼中的失敗者。而重獲你力量的關鍵就在於不要做任何事情,而在內在變得非常的安靜。只有當你與心重新建立連接,才能夠從一個安靜與中立的空間審視那狀態。然後你的恐懼和不安全感就會消失在背景之中,你才能集中精力於來訪者真正要從你那得到的需要之上。

通常你不需要為他們做很多。你最被需要的就是與他們同在,並且將那“解決問題的能量”以一種簡單直接的方式提供給他們。你需要去信任自己臨在的力量,即使你不說或者做任何事情。當你與他人一起時,要勇於去進入那個寧靜的空間。當你信任自己時,你將知道在那個瞬間該說什麼,該做什麼。請記住,在給予指導時,給得越少,效果越好


放手即是愛

在以上我所描述的如何超越這些陷阱的方法中,都包含了某種類型的放手。就是關於放掉想得太多,放掉太多地與別人的情緒認同,還有放掉過多地使用意志。如果你能夠把這一切都放掉,而臣服於內在那最智慧與慈悲的部分,你會在從事教師或治療師的工作時找到深刻的喜悅和滿足。作為一個你本是的光之工作者,你將體驗到一種深刻的自我實現和自由的感覺。依此而成為一個教師或者治療師,你感覺到與整體,與一切萬有之下的合一有一種連接。感覺到這靈魂的結構,並在其中扮演自己自然的角色,這將讓你感覺到自己真正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冥想

這個練習可以幫助你們更為直接、更為感性地接觸到本篇傳導中所提到的事物。

以一個舒服的姿勢坐著或者躺著。把你的注意力集中在肩膀和脖子的肌肉上,放鬆任何緊繃或者有壓力的地方。然後依此同樣放鬆你的腹部,手臂和腿。然後將你的意識放到你的腳上,去感覺你與地球的連接。感覺地球是如何的承載著你,提供給你你需要的安全。進行幾次從腹部而發的輕鬆呼吸。

現在讓你的想像帶你回到過去的某個非常低潮和不快樂的時刻,就進入最先浮現在你的腦海的那個畫面。回想在那個時刻,你的內在是如何感覺的。

然後進入“解決問題的能量”,問你自己:我當時是如何從中出來的?什麼對我的幫助最大?那幫助你的能量可能來自於你自己也可能來自於別人,這並不重要。只是去回想那將你從最低的點上帶出來的能量。

現在放掉過去,想一個在目前的生活中你認為需要幫助的親近的人。這可以是你的伴侶或者孩子,同事或者朋友。讓那個人出現在你的想像中,並且非常真切地感覺他們在那。然後問他:我該如何去幫助你?我能為你做的最有價值的事是什麼?用心去聽,那個人在向你展示什麼,在告訴你什麼?去感覺那答案。只是去允許那答案來到你面前。

把意識收回到你的腳上,然後到你的呼吸上,然後回到現實。

這個練習的目的是為了幫助你們去意識到在一個情感的危機或者痛苦的狀況下真正需要的是什麼。這也許會跟“你所認為的有幫助的事”完全不同。

 

                                          *《約書亞的傳導》 http://blog.sina.com.cn/jeshua  *

isisp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