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朋友們,非常高興能再次來到你們中間。你們都是勇敢的戰士。你們以肉體形式出現在此刻的地球上,這表明你們有巨大的勇氣去面對那些內在與外在的黑暗,你們準備好將你們的光――你們的意識之光――投射到黑暗中。從靈魂的角度來說,你們都是以慈悲和洞察力為武器的戰士。一個人是無法單單通過愛與慈悲來超越恐懼和現實中的幻象的。這些重要而偏陰性的特質需要陽性的清晰和洞察力來加以補充。慈悲能夠讓你們在任何二元性的情境中看到那內核處的光,比如,你能從那個似乎充滿了負面人格的人身上看到他靈魂裡面的光;而洞察力會幫你分辨出其間交織著的恐懼與爭奪的能量,並使你遠離這些能量,將其從自己的能量場中釋放掉。

要想知道自己是誰,就必須放掉你們所不是的。洞察力可以幫助你釋放掉它們。洞察力是“劍的能量”,它幫助你們為自己設立邊界,找到自己的路。我稱它為男性化的能量,它也是理解和寬恕之類的女性特質的必要補充。在這篇傳導中,我之所以強調“洞察力之劍”的重要性,是因為它與我們今天要討論的主題是密切相關的。

今天,我想大致地談談你與父母、與原生家庭的關係。當你踏上靈性成長之路,這個問題遲早都會引起你的注意。

即使不將其當作是過失或罪惡,你也有可能把自己肉體的出生看成是跌到了黑暗中。出生的過程的確是從靈魂的某個部分躍入深處,但那是你們自覺的選擇。你們在靈魂深處選擇給自己穿上目前的這副軀體,並且感覺到了完成任務所需的信念和毅力。然而可以說,你們在縱身一躍的剎那就陷入了不知(not-knowing)的狀態,一種短期的不知的狀態。一旦進入到地球的物質實相中,你們的意識就被某種幻象所蒙蔽和催眠了。這種幻象正是多數地球人根深蒂固的習慣,是困在你周圍的網。

剛剛進入地球生活的時候,你對另一邊的記憶仍然是清晰的。但你無法用語言去表達它,也沒有表達真相的途徑。因為不管你在哪裡,無條件的愛和安全都圍繞著你。家園的能量對你來說是的至為熟悉的,猶如水對魚一樣。但接下來你就踏入了父母的物質世界和心理實相中。你向他們伸出手,想保持住家的感覺。但你似乎被隔開了,就像有一張網困住了你。這就是出生所帶來的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創傷。

透過父母的存在方式,他們對生活的基本觀點,他們對待自己的方式,他們對你所寄託的希望,那困住你的網不停地編織著。你出生時,地球上的總體意識還處於自我意識(ego-based consciousness)的掌控中,甚至現在也是如此。時代是在改變的,然而會有個初始階段。在這個階段裡,事情在成真之前需要一些時間來獲得動力——而實際上重要的改變已經發生了。目前正是處於這樣的初始階段。由此看來,你們所做的內在工作是非常重要的。當你們來到地球後,你們就進入了一個由自我意識所主導的實相中,並通過父母的能量而熟悉了它。

當你進入了以父母為代表的自我意識的現實,你需要應對許多遍布周圍的幻象,我把這些幻象歸為三大類:


控制權的喪失(loss of mastery

第一個幻像是控制權的喪失。當你長大成人後,這種幻象會使你忘記了自己才是生活中一切事件的創造者。多數人沒有意識到生活中發生的事情都是他們自己創造出來的。他們常常覺得,他們是那個塑造了自己生命的造物力量的犧牲品。這種情況就是喪失了控制權。


一體性的缺失(loss of unity

隨著墜入父母所表現出來的總體的人類意識中,你們也失掉了與萬物合一的感覺。對“萬物一體性”的認識被你們慢慢地從意識中過濾掉了。你們被鼓勵去構建自我。根據自我意識,我們在本質上是彼此分離的生命,要為自身的存在而鬥爭,要為生存、食物和被認同而鬥爭。我們似乎被局限在身體中,被拘禁在心理實相中,不能與別人真實而開放地交往。伴隨其中的就是分離和可悲的孤獨的假象。


愛的缺乏(loss of love

然後就是缺乏愛的幻象。愛意味著屬於你自己心靈的無條件的歡樂與安全,如同與生俱來的權利一樣。當你進入地球後,愛的能量不再那麼明顯,你開始混淆了愛和不是愛的各種能量,比如讚揚、財富或是情感上的依賴。這些被混淆的觀念影響著你的人際關係,使你不斷地從外界尋找某些東西來重新獲得無條件的愛的感覺。可實際上,愛卻一直蘊藏在你的內心深處。

然而,這些幻像或者說缺乏對你的影響取決於你父母和家庭環境的特定能量。一般來說,父母的意識實際上是自我與心靈的混合物,是恐懼與光的混合物。他們在某些方面可能被上面提到的幻象所羈絆,但在其它方面,他們也可能已經超越了幻象,比如,他們也許通過體驗痛苦和內在的成長而打開了自己的心。困於自我意識的幻象的方式,對於不同的父母或家庭來說是各不相同的。

當你最初進入這種特定的、組成你原生家庭的能量形態時,你的意識是開放的,幾乎沒有個人界限。作為嬰兒你徹底地接受了父母的能量,那就如同是一個重要的印記,深刻地影響著以後的人生經驗。然而你那時是不懂得篩選能量的。你只能在長大一些後——大概在青春期的時候——才開始模糊地意識到你是你自己,那個時候你才具備必要的意識來篩選這些能量,認識到什麼對你是好的、自然的,什麼不是。

一開始,你把自己緊緊地係於父母的模式中,長大一些並獲得更多的自我意識之後,當你尋找自己的身份感時,你開始質疑父母對事物的觀點。這種心理上的成長過程很像是從自我意識向心靈意識(heart based consciousness)的轉變。地球的生命、生理與心理週期、季節的自然階段與靈性的自然成長階段都是相互關聯的。從自我意識向心靈意識的轉變通常也需要超越那些控制著你家庭的能量——那是一些限制性和恐懼性的能量。

某種程度上,每一次當你在地球上轉世開始新的一生,你作為個體靈魂出生時所體驗到的宇宙初生之痛(見“宇宙初生之痛”)都被一再地重複。你剛出生的時候,父母是屬於地球的能量,他們已經適應了這個次元和這裡的法則。通常這些限制性的法則對孩子是根本起不到作用的,因此對孩子來說,父母就代表著自我意識,代表著那三種幻象的能量。小孩子通過家庭遭遇到這些能量,而這些能量在父母身上的體現方式將會極大地影響孩子的一生。

尤其在前三個月中,孩子貪婪地汲取著周圍的能量。由於孩子缺少理性的思考和防禦,父母的能量便暢通無阻地融入到他的意識中。而另一方面,孩子的記憶中仍然殘留著一點對於天堂的印象,仍然還有一些沒有被幻象所污染的意識。它明白愛、控制權和一體性是自然的存在狀態。這種意識與他周圍的自我能量發生了衝突,這是一種極其痛苦的衝突,它會使孩子想要轉身回家。這種意識還會在早期引起孩子對生命的嚴重抗拒。實際上,這是宇宙初生之痛的又一次重複。

小孩子怎樣處理這些能量衝突呢?通常情況是,他切斷了自己的一部分能量,隱藏起自己的一部分意識。他們傾向於順從,讓自己去適應父母的能量,因為他們一開始要完全依賴於父母。孩子的身體是非常柔弱的,強烈地渴望著父母的照顧和關愛。實際上,對一體性、愛和控制權的記憶是孩子送給父母的禮物。然而因為被幻象的能量所蒙蔽,父母通常是收不到這個禮物的,因此他們並不能真正地接受這個孩子。

當然,父母也曾經是孩子,也經歷過同樣的過程。父母並非是有意把他們的恐懼和幻象強加給孩子的。然而作為成年人,他們在無意中吸收了許多自我意識的能量。

在孩子出生的時刻,父母通常會體驗到一種短暫的覺醒。看著這個天真無邪的小傢伙從子宮裡出來,把自己交付給世界,如此敞開又如此柔弱,幾乎每個人都被激發出一種深深的敬畏感。這個神聖時刻大大地敞開了父母心中家園的大門,他們無意中到達了內在的神聖核心——在那裡他們明白無條件的愛和一體性。有那麼一段時間他們進入了某個神聖的地方,感覺自己超越了那些幻象。但通常這只是一種短暫的喜悅狀態,因為之後生活就會安頓下來,恢復原來的模樣。他們的思考和感覺還會落入從前習慣的模式中。心靈之門又一次被關閉了。

而大一些的孩子們又發生了什麼呢?多數孩子幾乎完全適應了父母的觀念,他們與那些自己早期還可以覺察到的靈魂能量失去了接觸。在生命的最初階段(直到青春期),他們如此投入地把自己置身於世界之中,如此投入地從父母那兒獲得愛和關注,而忘記了自己是誰。

這會怎樣影響到孩子呢?小孩子對愛和安全有著無盡的索求。當他無意中瞥見父母的能量中那恐懼和堵塞的部分時,他被搞糊塗了。他體驗到痛苦和被遺棄的感覺。可他會隱藏起這些情緒,因為在如此脆弱和敞開的狀態中,想要透徹地了解這些情緒是頗為不易的。小孩子會因此帶上眼罩,對“愛”產生錯誤的認識。為了在感情上有保障,他允許自己被父母的錯誤觀念所蒙蔽,因為如果不能得到無條件的愛,那麼有條件的愛總比沒有愛要好些吧。小孩子竭力爭取自己所需要的愛和安全——那裡有著對家的記憶,因而他會錯把一些不是愛的能量當成是愛,比如,他把父母對他取得好成績的讚揚當成是愛,又或者是把父母對他的情感需要當成是愛。

無論何時,小孩子取得了某個令父母驕傲的成績就會被讚揚,當他們覺得自己被喜歡、被重視時,他們的心裡充滿了快樂。但是,如果父母的讚揚不是出於對孩子的真正了解,不是基於孩子自身渴望的事情,而是基於社會對孩子的期望,那麼稱讚反而是一種毒藥。孩子被鼓勵去按照外在的標準行事。然而,愛意味著一個人的行事應該遵照自己內在的標準,或是今生自己想完成的成就。當注意力集中於外在的成就時,孩子會傻乎乎地認為成就等於愛,如果他們沒有去做那些正確的、符合外在標準的事情就會產生內疚心。而成年以後他們可能會變成這類人:即意識不到什麼時候自己的邊界被跨越了,或哪些時候工作努力過頭了。他們只是發現自己每時每刻都感覺到成功的緊迫,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像上癮一樣地努力工作。

孩子混淆了愛和情感依賴,這是另一種愛的能量的扭曲變形。許多孩子在被父母需要時覺得自己是被愛著的。實際上,他們是在填補父母心靈上的一個空洞——這個空洞即是父母沒有照顧好他們自己。當孩子踏入這個空洞後,他作為一個替代性的父母填補了這個缺口,他試圖帶給父母在他們內心中正在失去的愛和支持。孩子希望以這種方式來取悅父母,以獲得夢寐以求的愛。但這種服務當然不是愛了。它是一種危險的能量糾纏,不僅會導致父母與孩子的關係在日後出現諸多困難,也會給孩子在成年後即將邁入的親密關係帶來困難。

很多父母在童年時代都有過缺乏無條件的愛的體驗,他們也不能被他們的父母真正地接納,痛苦和被遺棄感深深地根植於他們的生命中。所以當他們自己有了小孩,他們對待孩子的方式就具有雙重特點:一方面他們確實有著真誠的愛,但另一方面他們也在下意識地製造缺乏感。透過同孩子的關係,父母們試圖治療自己感情上的傷口。當他們無意中這樣做的時候,就是把孩子當成了自己父母的替代者,孩子需要給予他們在童年時期極度缺乏的愛。

這時,“愛你”和“需要你”的信息在孩子身上完全地交織到了一起。孩子的能量不再是自己的,因為他的能量被父母的需求給吸收了,而孩子卻誤認為這種吸收很舒服!這會帶來一種荒謬的安全感,當孩子成年以後能量被耗盡、被別人所擁有時,他卻覺得自己被人深深地愛著。竭力付出的同時他會有一種被愛著、被重視的感覺。他把感情依賴、甚至是嫉妒和占有解釋為某種形式的愛,然而這些能量卻恰恰是相反的。這種可悲的自我缺失就是源於把愛和需要混為一談了。

到目前為止我強調過,當你作為一個孩子來到了地球上,你就沉浸於遺忘的海洋之中。起初,一張幻覺之網似乎緊緊地困住了你。然而從靈魂層面上說,你有意允許自己被領偏了路。當你降生到地球上,你在內心深處堅信自己會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和出路。你的使命就是:找到衝出幻象的路,把解決問題的能量、愛和清晰的能量帶給世界,讓其他人也可以得到它。

在你生命中的某些時刻會出現一些機會和可能,以幫助你完成使命。長大之後你會遇到某些人或某些情況 對你發出邀請或挑戰,讓你發現自己是誰。你會被生活溫和地推著,或者——如果你很頑固的話——被粗暴地推著去解決這個問題。那些源自於成長過程中父母能量裡的對愛的錯誤認識需要被丟開,而這將會導致你們的一種個人身份喪失感(identity crisis),這與前文描述的“從自我向心靈轉變”的初始階段很類似。似乎沒有什麼東西是確定的,似乎你認同的所有觀念都要重新經過檢驗。的確,你的靈魂會想方設法帶你回家,它會不停地敲門,直到你打開門解放自己為止。

發生在生活中的主要事件通常都是讓你成長和重返本質的機會。但徹底地認清這一點,重獲剛出生時的能量,不被缺乏控制力、愛和整體性的幻象所污染,則是需要勇氣和決心的。有時你可能會發現自己與靈魂的能量相悖,因為它帶你偏離了以往舒適的路。當你習慣於社會和家庭的觀念時,你的靈魂簡直是個任性的嚮導。

把自己從自我意識中解放出來,既需要男性的自我意識與洞察力的能量,也需要女性的愛與理解的能量。針對和父母的關係而言,洞察力意味著讓你自己遠離他們傳給你的恐懼和限制性的能量。記住我在文章開頭提到的“劍的能量”的重要性。為了在精神上放開原生家庭,你需要區別開他們的能量和你自己的能量,你需要掙脫掉束縛和限制你的繩索。

對父母表達憤怒和挫折感,或是告訴他們對待你錯誤的地方,並不是首要的事情。有時,讓他們知道你對事情的立場或是對他們的感覺可能是件好事。但多數情況下,他們不會理解你想要告訴他們的東西。他們對於你跟他們不同的地方、跟他們對生活的看法有差距的觀點可能不會產生共鳴。放開連結父母的能量,意味著首先要放開你自己的頭腦和情緒中的能量。這就需要向內看,找出自己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按照父母設置的幻像生活,在多大程度上依照父母的好惡生活——而他們的好惡都是基於恐懼和評判形成的。

一旦了然於此,你就會讓自己放開它,你會很容易原諒父母並真正地離開原生家庭。只有切斷了內在繩索並為自己的生命負責後,你才能真正地對父母釋懷。你會很清楚地說出他們的恐懼和幻象(洞察力之劍),但同時你也知道,父母並不等同於他們的恐懼和幻象,他們也是神的孩子,也在努力完成他們的靈魂使命。一旦認清了這一點,你就會明白他們的無辜並且可以原諒他們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你是父母的犧牲品,因為他們在你的童年時期表現出自我意識。你暫時地、部分地依靠他們的幻象而生活。在某種意義上你別無選擇,只能做他們的孩子。然而,克服受害者的感覺正是你生命中能夠擁有的最偉大的成就之一。當你辨認出那源自於童年時代的深刻印記,並有意識地決定哪些對你有益,哪些最好丟開時,你就成了自由人。這就是控制權。

於是,當父母的期盼和渴望不是你自己的時,你不再下意識地去適應它們,同時你也不會再背叛它們了。你可以把他們給你的錯誤觀念當成不是自己的,如此而已。不必認為父母在這些方面拖累了你。你可以帶著洞察力去愛。

可以說,你是經由父母而被引入了自我意識,然而通過在愛與寬恕中放開父母,通過認識到自己才是自己的主人,你也經由父母而超越了自我意識。


光之工作者和他們的父母

對於這一點,我要特別談談光之工作者的靈魂跟他/她的原生家庭的關係。對父母或原生家庭來說,光之工作者通常攜帶著某個特殊的任務。他們來到地球後帶著特定的目的覺醒,把自己從自我意識中解放出來,並且在地球上播灑下基督意識的種子。光之工作者比其他人更願意教導和療愈別人,並幫助人們向心靈意識的方向成長。

為此,很多光之工作者的靈魂降生到深陷於自我意識實相的父母或家庭中。因為他們的使命就是要衝破困頓而僵硬的能量模式,光之工作者如同磁鐵一般被吸引到有問題的環境中,那裡的能量阻滯而沉悶,就像是在一條擁堵的小路里。光之工作者攜帶著特定的意識——那使他很特別,不符合家庭的期待和理想。光之工作者小孩通過散發能量或表達真相來挑戰家庭對生命的基本認知。他幾乎是本能地去做一切讓能量再次流通的事情。

雖然光之工作者的靈魂別無所求,只想服務於父母和家庭,但他們卻有可能把他看作是多餘人,甚至看作是害群之馬。如果光之工作者小孩內在的美麗和純潔沒有被發現,他通常會短暫地迷失於孤獨甚至抑鬱的情緒中。

當他們開始轉世時,光之工作者深信自己可以找到出路,可以戰勝原生家庭限制性的能量。然而,當他們降生到地球並長大以後,他們也跟其他孩子一樣面臨著困境和迷惑。在某種意義上,他們對這種困惑的體驗更為深入、更為強烈,因為他們是有著靈性認知的靈魂,通常會比父母的靈魂更老些、更聰明些。他們十分清楚自己環境中的能量有不對勁的地方。在內在層面上,他們因為不能理解父母的觀念和行為而與父母的能量迎頭相撞,衝撞使他們那溫柔敏感的內心極為痛苦。為了尋找感情上的出路他們不得不面對這樣的情況:既愛父母,又與他們不同。這引起了一系列的心理問題,從孤獨、缺乏安全感和恐懼,到消沉、抑鬱和自毀。

因此,你們那通往地球和黑暗處的旅程不是沒有風險的,那裡有著阻滯和帶有敵意的能量。這是一個危險的使命。別忘了我為什麼把你們稱為勇敢的戰士!就是這個原因。你們就像是先驅,到陌生的、未知的領域中探險。那裡沒有路標和提示。你開始旅行的那個環境並不友好,和家的感覺大不相同。你必須僅以感受和直覺作為指引創造家的能量。作為光之工作者你是一個先驅,願意突破舊有的、沉悶的思考模式,願意釋放掉阻塞的能量。你幾乎總是你所在的環境中最先這樣做的人,直到後來才遇到意氣相投的伙伴。你在獨立戰鬥,這標誌著你是個真正的戰士。你必須依靠自己找到出路,而一旦如此,你就會吸引志趣相投的人來到你的生命中,他們反映了你的覺醒狀態。

為了發現自己的光,你必須要經歷的孤軍奮戰對你是最沉重的負擔。在靈魂層面上你有意選擇了這樣的路。但對一個有血有肉的孩子來說,那過程是痛苦的,它深深地傷害了你。我勸你去感覺和識別出這種內在的痛苦,因為只有連結了它,你才能把它轉換和釋放掉。一旦你找到了自己內在受傷的孩子那稚嫩的肩膀上背負著疏離的十字架,你就抵達了那負擔的核心。這樣距離它的解決也就不遠了,你只需要用全然的、深刻的理解去擁抱孩子的痛苦。透過理解,那慈悲和尊敬的能量可以就被傳送到孩子那裡。你只需靠這些東西來舉起十字架,你只需要與自己在一起,真正去愛和珍視自己那獨特的部分。這就是把孩子帶回家,並完成自己作為一個先驅所要做的事情。


消除家庭業力

對原生家庭而言,光之工作者的任務是成為“自己所是的”。如此這般他們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改變原生家庭並非是他們的任務。改變自己以外的任何東西都不是你的工作,你來到這兒不是為了讓世界更美好,而是為了讓自己覺醒。是的,當你覺醒的時候世界會變得更好,因為你的光照耀著它,也給其他人帶來了歡樂和啟迪。但是別把注意力放在世界中,無論家庭還是其他人際關係都是如此。

真正的工作是丟開所有基於自我的恐懼和幻象的碎片——那是你自己在孩童時代吸引過來的。要認識到,那些能量烙印在一定程度上塑造了你的個性。同時也要釋放掉不屬於你自己的能量。這是一個有挑戰性的、劇烈的過程,就像是剝開洋蔥的每一層,也像是一次重生。

用“重生”來強調這個內在過程的難度,我不是想讓你們洩氣,而是想讓你們更加尊敬自己。你們是我所知道的最勇敢的戰士。你們是先驅,你們點燃自己的光取代了黑暗和敵意,並為地球的新意識鋪路。

點燃別人心中的光不是你們的工作。別人是否這樣做取決於他們自己。你們可以提供一個火花,設立一個榜樣,但是絕對沒必要為別人的覺醒負責。對於你的原生家庭來說這一點是很重要的,需要特殊強調。你們經常本能地覺得,作為孩子尤其是作為成年人,你們必須要把父母從他們的恐懼和幻像中拯救出來。此外,你們還經常認為自己在這個任務上失敗了。你們覺得自己沒能真正地用預想的方式幫助到父母。

這種想法基於錯誤的觀念:即幫助究竟意味著什麼;對於父母你的任務是什麼。實際情況是這樣的:出生以後你如此強烈地吸收了父母的能量——就像是你自己的一樣。你很難分辨出自己的能量從哪開始,父母的能量在哪結束。因為你也吸收了他們的恐懼和幻象,密切接觸了他們的情緒負擔。而這些負擔可能需要家庭的每個成員通過好幾生的時間才能清除掉。這裡面可能有業力的因素,也就是同樣的課題需要一再地重複,直到魔咒被打破為止。你們可以稱其為家庭業力,那可能是一些兩性能量失衡方面的課題,也可能是源自於舊有的、束縛性習慣的一些能量,還有可能是與某些疾病有關的課題,等等。當堵塞其中的能量被釋放時,業力就消除了,不會再傳給下一代。至少要有一個家庭成員把自己從童年時期吸引來的——甚至是基因裡固有的——情緒負擔中解脫出來,衝破連結紐帶,家庭業力才有可能被消除掉。

衝破魔咒的那個家庭成員首先是幫助了自己。你們要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內在成長和擴展上,這會影響到家庭的能量,也為家庭成員找到出路帶來了可能。已經從情緒困境中解脫出來的光之工作者為其他家庭成員提供了清晰的路徑。他做到這一點,是通過他的內在工作以及由此而散發的光芒,而不是通過努力甚至推動來使其他人改變和進步的。他為原生家庭提供了改變的可能,他的能量為他們映照出這種可能性。那就是他所要做的一切。

家庭成員是否追隨這條路完全取決於他們自己。你永遠不必對“別人是否決定改變”負責,那不是你的靈魂使命。你可以讓自己擺脫家庭加諸在你肩上的業力負擔,為此你可能會被家庭嘲笑和拒絕,但你的使命已經徹底完成了。你已經衝破了業力加給家族的催眠限制。如果你有孩子,這些情緒負擔就不會再傳到孩子身上了。這就是你的靈魂使命。

假設你住在一個山谷裡,那裡非常地貧瘠和乾旱。所有的人都告訴你,你不必走出山谷,因為任何地方都和這裡是一樣的。似乎只有你才記得還有比這兒更繁茂和肥沃的土地。於是深思熟慮後,你決定碰碰運氣,爬出那個山谷。這種攀爬耗費了你相當多的力氣和精力,不但道路異常崎嶇,而且也沒有可以遵循的路標或指示。你在攀爬的同時身後留下了一串腳印。在某一時刻你爬出山谷,眼前的風景令你無比快樂,也有似曾相識的感覺。你知道那裡有一些東西比自己的出生地更像是家。你熱情地看著那兒並尋找自己的家人,你想讓他們加入你,共同為這宏大的風景而感嘆,你想分享你的勝利。然而你發現那兒沒有人,你也注意到一些親戚遠遠地落在後面,根本就對你的旅程毫無興趣。

這就是經常發生在光之工作者靈魂中的事情。我請求你們不要對家庭方面的失敗感到痛心。藉由走出山谷、開闢道路和留下足跡,你已經為他們提供了大量的服務。你的足跡留在那兒,有一天會被某個想要爬出山谷的人所使用。這個印跡是一種能量空間,可以被其他人得到。

當你出生在這樣的家庭中,走出這條足跡就是你的目的。讓家人成長,或是把他們抗在肩上走出山谷,不是你的目的!那不是你的任務。無論何時當你試圖把父母或家人拖上陡坡,你都是在妨礙自己成長。你會有幻滅和失望的感覺。這不是靈性成長和煉金之路。那些你所愛的的人可能選擇留在山谷中再呆上100年或更久。這取決於他們。但有一天,他們會發現一些向上的足跡,他們想:嗯,有意思,我試著往上爬爬看,這裡已經不能再讓我快樂了。於是他們出發了。他們將開始他們自己的內在成長和踏入光明的旅程。他們會發現沿路的標記,那足印可供他們參考,這不是很美妙嗎?這不是彌足珍貴嗎?他們也必須要經歷單打獨鬥,但他們有燈塔照亮他們的旅程。儘管那是荒蕪未知的領域,但作為先驅你已經掃清了道路,而且你所鋪就的道路會被懷著感激和尊敬使用。

為了真正的自由,為了獲得作為獨立的靈性存在所應有的控制力,你必須放開你的原生家庭。你必須放開他們——包括作為他們的孩子,也包括作為他們的父母。我來解釋一下這種雙重束縛的情況。你體內那孩子的部分需要丟開這樣的希望:即父母會提供給你無條件的愛和安全。現在輪到你自己來將它提供給自己了。你必須幫助這孩子釋放掉被父母引入歧途的憤怒、悲傷和失望,這是作為孩子的部分。然而,你也需要放掉想成為“父母的父母”那部分。光之工作者長大後,這是他們靈魂的典型特徵。他們開始覺得自己是父母的父母,因為他們天生就有著想要教導和療癒的渴望,有著成熟的精神認知,經常可以清晰地看到父母的恐懼和幻象,於是他們想要治愈父母。但是這會把你捲入到與父母的鬥爭之中,因為你想要幫助他們的渴望,與潛意識中認識自己真正本質的要求,通常會攪到一起。換句話說,當你試圖幫助父母的時候,那受傷的孩子就會透過你來講話。想用自己受傷的部分去幫助別人會導致後患無窮。你最終可能會更受傷,而你的父母也可能會更加的困惑不安

放開你的父母意味著放開對改變他們的渴望。你必須明白,為他們領路不是你的任務。你的任務是走自己的路,就是這樣。當你真正放開了父母,放掉那雙重束縛時,你就會發現一個新的空間在你們之間打開了,它更自由、更開放。當批評和負疚的能量離開時,如果他們還活著,你們的關係會變得不那麼緊張。另一方面,你可能並不想過於頻繁地造訪他們,因為你們缺乏共同語言。任何情況下你都會在這種關係中感覺到更自由,你會走自己的路而不需要他們的支持,他們的不贊同也不會讓你生氣或煩惱。

在你的生命中,現在你可能會接觸到那些屬於你靈性家族的人。你的靈性家族跟生物性、基因或遺傳都沒有關係。它是由同類靈魂組成的家族。通常你是在過去的轉世中藉由友情、愛或是共同使命的聯繫而結識了他們。由於內在的相似性,你們同屬於一個家族,你和他們的相處是很容易的。你體驗到了一種回家的感覺。你身上的那些讓你在其他人群裡感到不同和孤獨的部分,現在變成了你們彼此聯繫和相互賞識的基礎。在地球上的生活中,與靈性家族的聯繫是一個真正快樂的來源。讓它進入你生活的關鍵是發現自己走出山谷的路,並認出自己內在的光。在一個不會反射你的光的環境中,當你能夠發現自己的光,你就變得獨立了、自由了。卸下那制約你過去的業力負擔,卸下恐懼和幻象的業力負擔,你將會吸引那基於愛、尊敬和反映你覺醒的神性關係來到生命中。

 

                                  *《約書亞的傳導》  http://blog.sina.com.cn/jeshua  *

isisp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