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與控制

找出並跟隨我們生命裡的熱情

 

親愛的朋友們,從基督意識的心中我與你交談。我是約書亞,但我不完全是二千年前活在地球上的那個特別的個體。在這裡,我代表的不止於此。我代表了活在你們全部人心中振動著的基督能量。那個現在這裡發言的人,因此也代表了你自己的能量和振動;正是你自己的衷心渴望,轉化成我們就座於此房間中的詞語。

像這樣的聚會,不僅是為了演講……這是為了新時代的一個聚會和慶祝。有時候新意識的覺醒似乎還很遙遠。你的世界裡似乎有這麼多不和諧和衝突,事實上,還有你的內部也是。可是,覺醒已經開始。一個新的意識維度正在地球上誕生,經過漫長的準備階段後,它將逐步站穩腳跟,開悟的浪潮將蔓延整個地球。你們全部都參與這一波現在正吞沒地球的新覺醒意識。從許多方面講,你就那能量波。


“臣服和控制”是此靈性覺醒過程裡的一個很大問題,無論在個人層面還是集體層面。在政治層面上,世界各國領導人經常發現自己面臨這個問題。他們現在仍然很難從心靈出發來作出一些政治決定。政治似乎尚未為此做好準備。儘管如此,臣服於心靈智慧是現在地球上大衝突的唯一出路,是和平解決這些衝突的唯一機會。

在非常不同的種族、宗教和文化的人們之間建立聯合和統一的普遍感覺,這是有可能的,它是世界和平的基礎。儘管有表面的差異,但是在世界上人們越來越多地看到彼此都是人類,這種趨勢被你們的現代信息技術促進――信息技術大大地縮減了時空的距離。但是與此同時,相互理解的增長,也被舊的恐懼的“我們”和“他們”概念威脅著。好與壞、對與錯、“我們”與“他們”的思維方式,延續著古老的敵對,並激起大量的情緒紛擾。這些分歧概念仍被政治家們使用著,以維持其權力。

然而,在政治層面最終決定現實的人是 ――個人。政治反映了大部分個體在一起的集體意識。通過將許多獨立的個體知覺集中在一起,新層次的意識才能獲得生命。我不想詳述政治,我現在想談談個人層面,在這個層面你們都致力於將心靈能量整合到生活裡,在這個層面你正在處理臣服和控制問題。

與此同時,我請你地感受臣服的能量,因為它在今天聚集在這裡並流出你的心。你們都強烈渴望解放和信任,而那都來自於臣服,即放手。但往往是,你還不知道如何將這種能量整合到日常生活裡。

生活裡的控制來源是什麼?我指的控制是:想要對生活施加力量,迫使它根據你所認為正確和公正的願望流動。對你的生活施加控制,並因此不斷地生活在緊張和焦慮裡,是什麼意思?控制的來源是恐懼。恐懼被深深根植於你的生活中,它來自你的成長、教育和社會。控制機制出現在所有的地方,並被作為好習慣教給你們。一般來說,如果你想要控制你的生活並做出相應的組織,你會被看作是一個有判斷力的理性的人


臣服和不可預測性則令你恐懼。你將臣服看作是:放棄、不知道做什麼、被情緒風暴或危機所淹沒。然而,這是對臣服的一個非常有限的理解。這是通過恐懼、小我意識來理解它的結果。臣服還有一個更積極的意味,它指向一種不同的生活方式、和存在方式,你在其中信任地生活,而不需要控制、強迫或操縱它。


自我渴望控制,因為它害怕。自我跟那些不是來自靈魂,而是從外部世界餵給你的形象認同。自我不斷東奔西跑以維護其自我形象,比如:成功的商人,關心家庭的主婦、或有才能的治療師。它希望繼續保持這種形象,以控制其他人對你的想法。然而,它總有失敗和失效的時候。這常常是你勞累過度、生病或關係破裂的時候。自我認為這種讓你放手和臣服的危機,對它是致命打擊。

因此自我把臣服和危機聯繫在一起。自我活在不斷交替的控制和危機裡。通常,在你生命的真正危機時刻,你被邀請去看看那裡面所隱藏的寶藏。危機裡總是隱藏著一個積極因素,召喚你去更貼近心靈。通過這種方式,生活總是把你推近自己、你內在的知曉和智慧,即使你按自我的要求而活。因為生命裡總是會有一些情況 挑戰你,讓你遲早都要臣服。生活總是為你提供機會去選擇臣服而活


你知道這一點。你們都知道這些危機之後臣服的時刻――明晰和知曉的珍貴時刻,在其中你意識到自己被一股看不見的神聖呼吸所支撐。你意識到就算它不為你帶來你的期望,這個生命的神聖流動也希望給你最好的,而且你可以依靠它。你們都渴望永久地根據這一更高意識而活;把這種存在方式整合到日常生活中,而不必因深刻危機和絕望才被推向它。你們全部人都渴望把臣服作為一種生活方式。

你們都是疲憊的戰士。你已經走過了漫長的道路。有時候你會覺得內心非常古老和疲憊,但更好的說法是:你非常厭倦舊事物,你在尋找一種存在方式,一種不費吹灰之力,鼓舞人心而又光明流動的存在方式。關鍵是你在人際關係、工作或其它目標裡並沒有清空自己,直到你崩潰而危機逼著你臣服。你該向前更進一步,或者也可以說是向後退一步,而專注在一種總是以放手、信任、和臣服為標誌的生活方式上。


臣服意味著:不鬥爭、不反抗,只是隨順生命之流,相信生活會為你提供正好需要的。相信你的需求已經被知曉並會得到滿足。接受你目前生活中的樣子並與它同在。我要說說這樣的生活方式,因為你對它的渴望是深刻和真誠的。這是來自你靈魂、來自你內在神聖流動的一種精神嚮往。

 

通向臣服路上的障礙:三個假神

一方面,你渴望脫下面具,並根據你靈魂的原始藍圖坦率地生活。你渴望真誠、誠實、友愛和連接。另一方面,脫下那些面具對你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你被一些阻礙你連接上自己的靈魂的信仰和結構所培養長大,它們已植根於你的精神。特別的是,我要指出三個偶像或“假神”,你往往轉向它們作為指導,但實際上它們會帶你偏離中心,偏離你的平衡――你需要這平衡而活在對“自己真正所是”的臣服中。

 

第一個偶像:作為你之上的權威的神

第一個假神是神自己,就是指被設想為統治者和造物主的神。這種類型的神是一個人類構造,已深深影響你文化的神的形象。

你們許多人以為你已經放棄了這個神的傳統形象。你說你不再相信一位審判和懲罰的神,他高高在上地像個校長那樣記錄你的成功與失敗。你說你相信一位愛的神,他在任何時候都原諒你、珍視你和鼓勵你。可是,在你經常對待自己的嚴格和無愛的方式裡,此陳舊的神仍然非常活躍!難道你沒有經常對自己說:你已經失敗、你是不對的、你應該有進一步的進展,無論是在人際關係、工作或靈性上。你用以下的想法折磨自己:我辜負了神的期望,我正讓我的靈性指導或高我失望,我沒有完成我的使命,我沒有對世界作出任何有意義的貢獻。

你們許多人無意識地認為,存在一個你應該回應或服從的高等秩序。不管是一個已經給你規定好的“靈魂使命”還是“生命之路”,一個給你任務的靈性,還是一個告訴你做什麼不要做什麼的靈性指導……在所有這些情況下,你都相信在你之上存在一個更高級的權威、靈性層次,而你最好乖乖聽話。但只要你相信你之外的權威,相信那個能夠提供“你在生活中應該做什麼”的指引的人,那麼我們又回到了傳統的神。根據這一形象,存在一個真相的層次,在那裡事物被固定和決定好了,你能做的一切就是是否根據它而活。這是一種假象。

當然,在你出生時,你靈魂裡有一個此生的意向。有人可能稱之為此生的更高目標,但它不是你之外任何事物所規定的。正是你自己選擇了它,而且它源自於你自己的願望和希望。你生活裡的被“預定”的事件——就是說非常可能發生,而不是必定會發生的——是你自己創造和選擇的。通過傾聽你的感覺、內心的聲音、最深切的渴望,你可以隨時連接到你的生活目的或更高的靈感。我建議你不要聽太多關於你應該如何生活的高度緊張的靈性理論。而要仔細傾聽你自己所謂的較低部分:表現在你日常生活裡的強大情緒。通過這些情緒,靈魂試圖跟你聯繫並告訴你一些東西。


如果你想知道你的靈魂現在要告訴你什麼,看一下經常反復出現在生活裡並最你深陷其中的情緒。用親切而誠實的方式看待它們。不要因你的情緒而指責別人,別注意你之外的原因;把它們看成是你選擇的結果。例如,如果你經常感到憤怒和煩惱,那麼看一看它從何而來?有什麼是你缺乏的?那憤怒告訴了你什麼?其中內藏了什麼信息?這是沒有得到其他人承認或重視的感覺嗎?你害怕向他們表明你是誰,害怕為你的真理而堅持嗎?你是否經常隱藏你的真實感覺,而且難以清楚地聲明你的界限?通常地,經由憤怒,一個真正的信息正對你大聲呼喊:你渴望成為自己,向世界展示你本來的靈魂能量。如果你能從憤怒中認出你的靈魂渴望,那麼你會看到你的天使自我經由你的內在小孩而閃耀。

你內 在的天使是“高我”,他想要連接物理現實,在地球現實上轉生並閃耀其光輝。這是知曉的部分。你的內在小孩是生命本身的熱情:它是期望、情緒和創造。這是體驗的部分。你內 部的小孩部分是你的“低我”。如果內在小孩與內在天使一起和諧生活,那麼他就是快樂和創造的源泉。但如果他突然離開天使的懷抱而四處遊蕩,他就成了狂野情緒的來源。憤怒會變成仇恨和報復。恐懼會異變成過度防備、神經衰弱和沮喪。悲傷會惡化成抑鬱和辛酸。原始情緒是指針,它們是從你驗部分而來的消息。正是內在小孩,在經由這些情緒,對你的內在天使伸出手。情緒表達了純粹的、未知的體驗。它們是誤解的表達。在與天使的連接裡,情緒可以被作為指針而看到,並被理解。因此,情緒變成了轉化和探索的儀器:“低我”豐富和滿足了高我,因為它給知曉部分提供了感覺內容。如果你允許體內的天使去啟蒙內在的小孩,她就會甦醒過來並體驗到深刻的喜悅。而如果高我通過這種方式閃耀的話,你的情緒體會安靜下來並獲得平衡。天使與小孩一起流動的成果,是一種直覺的內心知曉,能夠使你的生活瀰漫著光和輕鬆。

你體內的較高和較低原則――天使與小孩――是一個有機的有意義整體。“較高”和“較低”的概念,因而,不是那麼正確。這是“知曉”和“體驗”一起的一個歡樂玩耍。正是這種相互玩耍,通向真正的具體化的(相對於理論)智慧。

要在當下找出你生命的指導,最好是去專注你的內在小孩。通過給他所需的關注,你用你的較高意識、天使的撫愛沐浴了他。為了說明這點,讓我們回到上面的憤怒和疼痛的例子中。一旦你聯繫上這個情緒,並把它作為一個孩子正視,那麼你就能夠邀請孩子到你這裡來。你可以問他對什麼不滿,他需要從你得到什麼以癒合。讓孩子回答你,並允許他非常清楚地表達自己。想像著他用一個生動的方式跟你交談,有不同的面部表情和清楚的肢體語言。也許他會給你具體的答案,如“我要你辭職!”或是“我要上舞蹈課”,或者會更概括,如“我需要更多遊戲和放鬆”或是“我不可能時時刻刻都很有教養,你知道的!”認真對待那些答复,並且盡可能地按它而活。也許你不能馬上做到你內在小孩希望的事。但你可以從小處開始,並一步一步開始實現自己的願望。

如果你用愛與接納擁抱你內在那憤怒、害怕或悲傷的小孩,那麼他會被你內在的天使所感動,其結果是,你的靈魂向你說話。以情緒開始,找到那些情緒背後的真正渴望,並找到一種辦法一步步來實現它們。

在這張我為內在的天使和小孩畫的像裡,並沒有給一個獨裁的神的形象留一個位置。“較高”和“較低”在一個開放的動態進化關係裡互為補足。天使並不規定任何事給孩子,孩子也不是天使之上的權威。正是在他們的相互玩耍裡,你發現了此刻什麼是適合你的。

你會在天使與孩子之間的這種親密連接裡發現你的生活目標。在此連接裡,你發現了真正感動自己的東西。你之外沒有權威可以取代此連接,或為你建立連接。一個老師只能指出你內在的神聖領域,在那裡你可以讓孩子得到你內在天使的珍惜和鼓勵。在這領域裡,你發現自己是誰以及你的熱情是什麼。關於如何活出靈性生活的一般指導方針,幾乎總是不充分的,或者至少是不具有普遍性的。真相是無形的。每一個生物都有自己的形式,自己活出真實的方式。那就是你獨一無二靈魂實質的奇蹟。真正的靈性導師不會教具體“做”什麼和“不做”什麼,如“不吃肉”或“一天打坐兩小時”。真正的導師知道,重要的是你在與自己的深刻溝通裡找到你自己的真相。導師們可能指出在他們的道路上有什麼幫助了他們,但他們不會把它變成規則或教條。

如果你看一下大多數宗教傳統裡描繪的上帝形象,這正是那裡發生的事。他們大部分都有恐懼和權力濫用的傳統。明確規則和教條的需要、以及等級組織的傾向,表明了恐懼和權力在其中發揮著作用。然而,同樣的事也發生在新時代靈性裡。例如,目前流傳的許多預言和推測理論。如果你不跟自己的基本感覺印證而去相信,你可能會覺得沒有安全感而且開始懷疑“我做的事對嗎?”,“如果我在2012年錯過了船(或航天飛機……)怎麼辦?”,或是“我的脈輪是否足夠純淨進入第五次元?”這種問題肯定無助於你的內在成長。我邀請你:轉向自己。不要專注於行星和恆星的移動、氣候變化,或者通過一個“提升大師”的判斷來確定你自我實現的水平。


你是你自己宇宙的中心,你自己世界的標準和試金石。你之外沒有神比你知道得更多,或為你做決定。你之前投射到外部的神,不僅住在你體內,而且也不是無所不知的。在你和一切造物內的神聖原則是一股頑皮的力量,它用開放和難以預測的方式發展和不斷變化。


在這個圖景中,“較低”有不容置疑的存在理由:它是成長和滿足的燃料。光與暗都有自己發揮的作用,而通過接受兩者,你才得以開悟。某些靈性團體鼓勵用片面的方式進入光,對黑暗忽略或戰鬥,這樣會產生不平衡和一種微妙地對地球生命的抗拒(和輕蔑)。

做錯事、犯錯誤都是沒關係的,它甚至可能比設法避免錯誤給你帶來更大的成長。在“壞事”中都隱藏有光的種子。只有從內部經歷惡,你才能體驗到美麗、純潔和真實的好。你不可能“從外部”學習。你,你內在的神,已經深深跌落(到物質現實),所以要通過體驗而學習,而不是把知識應用到經驗上。從那個意義上講,沒有很多東西是非靈性的。所有經驗都是神聖和有意義的。不要讓自己遵循外部的規則,它們總是想標示什麼是健康、正確、和靈性的。試金石是你自己的心:如果它感覺起來不錯,那麼它就是好的。放開其它的一切。

isisp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