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到之前前來體驗超意識溝通的個案回饋信,

心意真切, 看的Isis相當感動~~

這位朋友來了不只一次,

第一次的時候比較難進入狀況, 花了很長的時間才進入到較深的狀態中,

但有了第一次的經驗, 第二次來的時候,

像是看電視劇一般的, 一個前世跳一個前世, 情緒的發洩也相當強烈,

不僅讓心中的疑惑得到紓解, 也做了相當大的釋放,

其實Isis沒有辦法保證要做幾次超意識溝通才可以了解所有的問題, 

有些人只回溯一次就得到所有問題的解答, 有些人則需要不只一次,

但是每次都會有所體悟,

最主要的是個案對Isis的信任以及對自己的信心,

還有對超意識溝通的接受度,

任何的抗拒都會讓超意識溝通效果打折扣,

但是只要放開心來接受跟信任, 自己都會看見自己無限的可能性的!!

以下是來信原文:

==============================================================

 

 

近年來家人陸續罹癌,一年半前,我同時失去了二位親人,一位是二姐,一位是情同家人的好友(簡稱K),

二姐因不敵癌症的折磨而往生,我來不及見她最後一面心裡產生莫大遺憾,

加上K突然對我失聯,種種打擊下,悲傷無法言語.

 

在因緣際會下我透過催眠回溯,找到我要的答案.

 

情境一:

在我5歲左右的某日,天是紅色的,我在一間矮房旁邊親眼目賭媽媽及三位姐姐們正在殺一隻雞,

當時我很害怕,也感受到那隻雞的哀求與痛苦,後來經過老師的引導,我向那隻雞慚悔,

請求牠的原諒,並允諾今生要行善.吃素.不殺生. 後來我看見一道金光接引雞升天了.

事後回想,家人與我開過刀,身上都有刀疤,難道這不就是殺生造成的業障顯現嗎?

了解原因後心中的恐懼感便消失了.

 

情境二:

時間回到100/11/29早上9點左右,我接到姪女急電告之二姐病危消息,

我通知三姐後便急忙趕去醫院,在途中又接到第二通電話......二姐往生了,

此刻遺憾及悲慟伴隨著淚水,狂洩不已.

 

透過老師的引導,我見到二姐最後一面,向她說出內心話,二姐也用盡最後一口氣

交待我要好好照顧媽媽,隨即便安詳的走了. 不知為何,心中的大石瞬間卸下,

我不會有遺憾了.

 

情境三:

一直不明白,為何好友K會突然對我失聯,透過催眠,我讓K進入我的淺意識,

借由我的口說出她的感受,當時感到一股巨石壓在胸口喘不過氣來,

問她為何不和我連繫,只見K一直哭泣,她擔心母親的身體,目前無法面對我,

因時間的關係,老師打算下次再進行一次深層催眠幫我找到原因.

 

情境四:

時間回到古代,天是灰黑的,我看見一位宮女(就是我)躲在隧道口望著大將軍(就是K)

騎著馬欲出征的景象,我的心情很糟,因我懷了K的小孩,但K不想有牽絆,

待我產下一男嬰後K隨即叫一名士兵連夜將小孩送走,我傷心欲絕,為了K

我常守在房裡等待他的歸來,就這樣一直等到白髮蒼蒼, K戰死沙場,最後我孤寂而終.

透過老師引導,我向那位被送走的男嬰道歉,時勢所逼,不得已的決定,請求他的原諒.

我看見一道光照在他的身上,我相信他已寬恕了我.

 

情境五:

情境抽離,我再往前回溯,我看見我是一位古羅馬戰士,某晚偷偷步入一酒窖,

私會正在工作的情人K,她懷了我的小孩,我們正準備私奔,後來被教頭發現,

我們跪地求饒,在那個時代的民情是不允許私奔及未婚生子的,最後我們被處以絞刑,

行刑前我們互許下輩子再續前緣.

 

情境六:

回溯到石器時代,我和K是一對夫妻,某日我外出打獵覓食,途中遇到狂風暴雨,

我躲在山崖峭壁旁的洞穴中避雨,烏雲密佈,彷彿災難前的來臨,數日後我心急如焚趕回家中,

一進門就看見K活活餓死在床邊,我自責不已,恨自己為何不早點回家,我沒有盡到責任

,沒能好好照顧她,此時情緒崩潰,不能自己.

 

老師見狀引導我回到現在,待情緒平穩時,問我最高指導靈對於連續幾世的回溯有何感想.

我回答.......有些事該放下了,該給彼此一些時間,終有一天會重逢的.

我凡事向外求,卻忽略自己的內在小孩,我看見她躲在陰暗的角落哭泣,

我答應她會好好愛她,當我和內在小孩相擁的那刻,淚光中帶著喜悅的笑容.

 

K生長在單親及問題家庭中,我把她當妹妹及家人般

或許是前世因緣未了,我總覺得應該要好好照顧她

但幾年下來過度的依賴最後造成彼此的負擔及壓力

我想她對我失聯的原因,最主要是不想再依靠任何人,她想自己獨立

如此就沒有人情壓力了.

 

K就像是我的一面鏡子,在她身上我發現到自己沒有的特質及缺點,

一旦鏡子消失了,我便失落了自己,找不到方向,最後透過催眠回溯

我找回自己,也徹底改變自己的想法與作為.

7月中旬突然接到K傳來的簡訊,她邀請我參加基督教一年一度的盛大演唱會.

7/28我們碰面了,原來她媽媽最近中風了,她想藉由這次的大會,請上帝醫治她媽媽

的疾病及我和她之間的過去種種,對與錯對我來說已不重要了,

至少她踏出善意的第一步,我也相信這一切的發生都是必然的,

因為它是我自己所選擇的課題啊!!

 

最後感謝朋友S & Isis的協助,讓我走出低潮,勇敢面對全新的未來.

isisp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