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自賽斯書《個人實相的本質》。

 

******

 

現在開始口授。第一章名為:《世間生相》(The Living  Picture  of  the  World)。

世間生相皆由心生你眼中所見的世界就像是一幅立體的畫,每個人都在作畫過程參與了一  手。畫中的每樣色彩,每根線條全都是在心靈中先畫好了才顯現於外的。

然而,在這例裡,作畫者本身就是畫的一部分,而出現在畫中。外在世界無有一理不是源生於內,也無有一動不是先發於心。

意識的偉大創造性本來就是你所承繼得的遺產,但這份資產卻純屬人類所獨有。每一個生靈全都擁有這份能力,而在至高與至微間、至大與至低間,原子、分子和有意識與理性的心智間,  樣樣都存在著一種發乎自然的合作,也正是由於這種合作才構成了這個活生生的世界。

形形色色的昆蟲、鳥獸都從事了這項合作,造就了大自然的環境。這種合作之自然與必然,  就像是你對鏡呵氣,鏡面必然也會形成一層霧氣一樣。所有的生靈都在“感覺基調”(feeling-tone)  中創造出這個世界,而世界也就是你們的意識的自然產品。感受與情緒因而能以某些特定的方式在世間顯現。思想出現,而在現成造好的溫床上滋長。四季躍生,由古老的感覺基調形成,有其深厚、不變的節奏。它們也是所有生靈與生俱有的那創造力的產品。

這些古老的創造潛能,至今深深地埋藏在所有生靈的心靈深處,由它們裡面,個別的模式及新的分化的明確藍圖得以出現。

(九點二十九分。熱切地:)地球的”身體”可以說有它自己的心或靈魂(隨你喜歡哪個用  語)。按照這比喻,高山、大海、山谷、河流以及所有大自然的景象無一不由地球的靈魂湧出,正如所有的事件以及所有製造出來的東西,皆無一不由人類的心靈或靈魂中顯現是一樣的。

每一個人的內在世界都與這個地球的內在世界相連。”精神”變成了”血肉”。於是,每個人都有一部份的靈魂與我們所謂的這個地球或世界的靈魂密切相連。

一枝草、一瓣花,不管它是多麼的渺小,全都知覺這個連繫,不必推理就知道它的地位、它的獨特性以及它生機的源頭。構成世間一切事物的原子及分子,不管它所組成的是一個人體、一  張桌子、一塊石頭或是一隻青蛙,也全部知道深藏於自己這個存在之下的那種創造力,它偉大的默默的衝力,而它們的個別性就浮在這上面,清楚、明確、不可輕侮。

同樣的,人類中每一個人從他自己靈魂的那個極古老而又永遠常新的泉源中升起,勝利地呈現其特殊性。自己(self)由無知而升入有知,不斷地為自己帶來驚喜。比如說,就在你讀我這些話的時候,你所學到的知識有一部份是你有意識所知而馬上可用的,而另一些則是無意識的,但即使如此,無意識的知識在其無知中仍然是有知的。

就算當你自己沒體認到時,你其實向來都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在幹什麽。就像是你的眼睛知道它看得見,雖然它看不到它自己,除非是利用反映。同樣的,你所看見的世界,反映出你是什麽,所不同的只是這不是反映在鏡子裡,而是反映在一個立體的世界裡。你投射出你的念頭、感受和期盼,然後再把這些東西當作外境一樣地認知回去。因此,當你以為外界的東西在觀察你的時候,其實是你由你投射物的那個角度在觀察自己

現在你可以休息一下。

(九點四十六至十點零九分。)

就是你自己的活生生的畫像,你把自己心目中所以為的自己投射出去變成了血肉之軀。你的感受、你的思想,不管是有意識的或無意識的,每樣都改變了、形成了你今天這個具體的形象。 你要了解這個還不算太難。

但是,想要了解所謂的”外在”的境遇也是在同樣的方式下由你的思想及感受所形成,或是,  想要了解那些似乎是發生在你身上的外來事件,原來也是由你內在的心靈環境而發動,就不大容  易了。

你身體的胖、瘦、高、矮,或是健康與否,全都不是偶然。這些身體的特徵無一不是心靈的呈現,也全都是你自己向外丟到自己這個形像上的結果。我講這話不是在尋你們開心。要知道你  們並不是昨天才生的。以那種說法,你的靈魂更不是昨天才生的,而是早在有”年代”之前就 ​​已存在了。

你一生下來就有的那些特徵,是有其原因的。內我(inner  self)選擇了它們。即使在今天,你的內我仍然可以大幅度地改變很多你自己的特性。你出生的時候並不是一張白紙,你個體的特性始終都潛藏在你的靈魂內,屬於你個人一部份的你的”歷史”,也深深地銘刻在你無意識的記憶裡,它不但蟄居在你的心靈裡,還以一種被”解碼”後的方式存在於你的遺傳因子與你的染色體*中,並且充滿了暢行在你脈管裡的血液。

*羅注:萬一讀者記不起染色體是什麽東西的話,我可在此略做解釋,染色體是一種極為微小的東西,在細胞分裂時,細胞核中的原形質就分離成為染色體。染色體帶有遺傳因子,是決定一個生物所有遺傳上的特性的”藍圖”。我會不時在正文中附上我的註腳以解釋賽斯所說的內容。原因是賽斯常常會以這種標准定義作為起點,然後發展到他自己要說的境界裡去。

當你的靈魂透過你而表現它自己時,你所知道的、所警覺到的,以及所參與的各種實相其實遠比你所以為自知的要多得多。你那個在白天運作的意識,亦即是你那個”自我”(ego  )意識,就像一朵花一樣的從你自己實相的那個”無意識”的溫床中滋長出來。你自己雖然並不知覺,但這個自我自行顯現,然後再落回無意識中,接著再從”無意識”中新生出另一個自我來,就像從春天的大地上所開出的一朵新花。

(十點二十七分。)你今天的這個自我和你在五年前所有的那個自我並不是同樣的一個,但是你自己並不知道有這種改變。換句話說,那就是你今天的自我是從今天的你裡面生出來的。它是你的”存在”及”意識”的活動的一部份,但正如眼睛看不到它自己不停在變的顏色和表情,也不覺知它正隨著它自己原子結構的改變而不停地生滅,你也不自覺”自我”原是不斷地在變,死而復生。

在實質情況中,雖然組成細胞的東西本身不斷地在改變中,但細胞卻仍然一直保留著它的本色(identity)。細胞按照它自己本然的模式再造自己,然而它永遠是不斷出現的”行動”(action)  的一部份,甚至在它自己大量死亡之際,它仍然是活的、有反應的。

被冠以各種各樣名詞的心理結構也是如此。名詞本身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藏在這些名詞之後的結構。這種心理結構也一樣的在倏生倏滅的變化中保持著它們的本色、它們所特有的模式。

眼睛生自身體的結構,自我生自心靈的結構。它們都看不到自己,但卻都在從裡向外看——一個向外逸離了身體,另一個卻逸離了內在的心靈而投向了外在環境。

富創造性的身體意識造出了你的眼睛。富創造性的內在心靈造出了你的自我。你的身體根據它那了不起的”無意識的”知識的神奇智慧造出了你的雙眼,而你的心靈則為你帶來了”自我”,  而像眼睛有物理性的感知一樣,自我有心理性的感知。眼睛及自我兩者都是一種用以專注於感知外物的產品。

isispow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